猫-Lina

浩瑉,All葉。寫文是自娛自樂的產物,偶爾放一些供大家共樂,如有不喜,點×即可。不撕不吵,开开心心。

© 猫-Lina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 民国AU】惊梦(31)

青年将军韩文清 vs 昆曲名旦叶不修

前情回顾: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部分   第五部分   第六部分   第七部分    第八部分    第九部分    第十部分   第十一部分   第十二部分    第十三部分    第十四部分    第十五部分    第十六部分    第十七部分    第十八部分    第十九部分    第二十部分    第二十一部分     第二十二部分    第二十三部分    第二十四部分    第二十五部分    第二十六部分     第二十七部分    第二十八部分    第二十九部分

看着我关注的写手们更新的速度,感觉自己很蜗牛……

本章提要:羞不羞。

-以下正文-

[赏花时]

 

送走瘟神,韩公馆前前后后地重新收拾了一遍,直到午饭之后传习所才上台,只好砍去了好几场大戏,即便如此,还是密密麻麻地演到了晚上。堂会之后,卸了妆的众人已觉累极,一个个垂头丧气地往回走,跟着管家去了小餐厅吃东西。

 

韩文清一日里没时间和传习所诸人寒暄,刚处理完急务,就见传习所众人进了小餐厅,本想过去说两句,定下一想,还是带着张新杰直接进了书房。

“怎么进的城?”韩文清还未坐下,便问道。

张新杰皱着眉头:“说是喝了酒抽了大烟,骑着马就来了……恰好本城内出了点事,城东城隍庙走水,守城士兵东调……今日有失防范,是属下失职。”

“你呀……这是那老小子故意在试探我呢!想必他们也找了好多机会了!”韩文清看张新杰又在说场面话,摇摇头,这书生。

“那位将军在北方没图到利益,去了南方又连连受挫,急着要调韩家军队去徐州支援,但想必是不放心的。”张新杰叹息道,一边伸手将地图铺在了书桌上。

韩文清不屑地切了一声,心说这位大人还真是看错了他韩文清,虽然他一百个看不上那狗肉将军,但他绝不是那种背信弃义的人,既然当日困窘这位将军对他及韩家军有一饭之恩,韩家军投靠了他,便不会轻易做出不义之事。

张新杰太了解韩文清,知道他心中症结所在,并不点破,只看着地图,一番议论。

 

两人从书房出去时,被派去办事的白言飞恰好赶了回来:“军座,属下已查明,那几个闹事的在城里酒店里住了好几日,今日冷不丁地穿了身狗皮,特地往这里来,偏巧不巧城东又出了点乱子,便让他们有机可乘……”说到这儿,白言飞自己明白了,拍了下大腿。

“果然!”韩文清哼了一声。

张新杰又问:“那些闹事的新兵如何处理?”

“你看着办吧,按军法处置,不留情面!尤其那个闯进戏台的醉鬼!”韩文清大不乐意地说道。

张新杰看着醋意大发的韩文清,忍俊不禁,捂着鼻子偷笑。

“你们都别笑,这一天还没折腾够啊!”韩文清摇摇头,“都去吃点儿东西吧,戏也没好好听,饭总得让你们好好吃!早些吃完了回家团圆。”

“到底是咱自家将军。”白言飞说笑着,往餐厅走去,一边走一边往外看了一眼,叹了口气,“可惜今天这个鬼天气没法赏月啊……”

 

韩文清在偏厅里招待了属下军官,这些军官本是打算听完堂会早些回家的,谁料出了岔子,直留到晚上。

韩文清在偏厅里少坐,受了一圈敬酒,然后才去了大厅内陪家里人吃饭。他依次给家中亲友敬了酒,对于中秋佳节惊扰各位十分抱歉,诸位叔伯兄弟纷纷表示军人世家,不怕这些个小毛贼。韩文明是个文弱书生,经历了上午那场乱子,心有余悸地给韩文清回敬了一杯酒,说这才知道父兄带兵不易。韩文清的堂弟韩文尚在韩文明的银行里帮忙,又添油加醋道,今天城里韩氏银行都被几个闹事的新兵硬闯了,若不是军服不同,还有人会以为是他韩家军军风败坏呢。

韩文清听了脸色越发难看。韩文明轻轻伸手捅了捅韩文尚,韩文尚才自觉失言,说自己定是受惊过度胡言乱语了,叫大家喝酒。

不一会儿,军部那些人匆匆吃完了,来告辞。韩文清起身亲自去送,往回走的时候却见着叶修夹着卷烟,站在廊下。

“叶老板,怎么在风口里站着?”韩文清上前道。

“感觉这院子里多了好多人啊。”叶修答非所问。

韩文清的确调了不少人过来,只怕上午的事再次发生。韩文清看了眼叶修的侧脸,只觉和一年前不太相似:“调了些人手过来,以防万一。”

“哦……”叶修点点头,“晚上的月饼太甜了,芝麻馅儿里都能看见一颗颗的糖……”

“叶老板不好甜食?”

“在江南待久了,会吃些甜食,但今晚的月饼着实太甜了些。”叶修笑笑,正因为月饼太甜了,这才跑到廊下抽支烟,解解腻。

韩文清解释道:“每年的月饼都是王姨她们自己做的,这些厨娘都是母亲从苏州老家带来的,吃得甜些。”

叶修没指着韩文清解释,韩文清这一讲,他倒觉得自己倒有些失礼了,只好岔开话题:“今天时间不够,删了好些戏,连老夫人点的弹词都来不及唱……”

“留下再唱两日吧。”韩文清说道。

叶修笑笑,摊开手道:“行啊,再加两日的包银。”

韩文清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行啊。”

叶修又笑,这位军座一点玩笑都开不得:“既然韩将军这么爽快,明儿想听什么戏?”

“都可以。”韩文清说得波澜不惊。

叶修笑着摇头:“难伺候……”

韩文清和叶修胡乱聊了几句,下人跑来说老夫人请老爷过去说话,韩文清便告了辞,往楼上去了。叶修一个人站在廊下继续吞云吐雾,一支烟燃尽,叶修伸手到长袍袖里取烟,却偏偏取出了一朵茶花。

“哟!”叶修嘀咕了一声,自己不知不觉间把那朵鹅黄色的绢花塞在了长袍袖子里,叹了口气,叶修将绢花又塞回了袖子里,烟也没拿,回了餐厅。

喻文州见他手里还捏着烟嘴,问道:“不抽烟怎么还捏着这个?”

叶修皱皱眉头,将烟嘴也塞进袖子里,掸了掸长袍,招呼众人尽快吃好了回屋去。喻文州便笑,伸出手指指了指叶修的衣袖,小半朵茶花露了个角。叶修又下意识地“哟”了一声,索性将头花取了出来,叫了个小子,让他放回妆龛里去。

知情的喻文州和张佳乐颇为玩味地看着他。叶修笑着要把人轰走:“二位爷,该干嘛干嘛去!”

厅中孩子们陆续回了屋子,自己玩闹去。作为师兄的黄少天像模像样地坐在喻文州身边笑着看着叶修。

叶修取了折扇,往黄少天脑门正中一敲:“你还不去睡觉?”

黄少天依然笑:“不着急,师兄,不着急。”

平时话多得像漏了一样,这会儿安静地一脸看戏的样子。叶修无奈地掸了掸长袍,说了句,我去抻抻筋骨。说着,转身往屋子里走去。

不一会儿,屋子里传来丝竹之声。

黄少天迷惑地看着喻文州:“不是说抻抻筋骨去么?”

喻文州也似叶修一般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师兄的事情不准打听!你去叫师弟们别偷懒,歇会儿还得练晚课!”

黄少天嘴上嘀嘀咕咕地去了。一直没吱声的张佳乐笑得站不直。喻文州见状,赶紧打趣他:“所长,晚上您来带课啊?”

张佳乐笑着摆摆手:“不不不,我这一天抻够筋骨了,要歇着去了。”

见张佳乐大笑着走了,喻文州倒笑了,这好些日子没见张佳乐笑得那么没心没肺了。

晚上,传习所众人果然又被喻文州拖到院子里戏台上,排演了一番。

叶修就站在台下,看他们就着微弱的月光排演,嘟囔了一句:“半夜三更,跟闹鬼似的。”

喻文州回头瞧他,笑笑,继续让台上忙碌着。

不一会儿,管家带人提着几盏煤油灯赶了过来,说老夫人吩咐给各位老板照个亮,说着,支了一盏灯在叶修身边。叶修却比划着示意他把灯安排在台上,说放在台下他就更看不清了。

管家会意,带着人上了台。台上支起了几盏灯,登时亮堂了许多,管家看看,十分自得,便笑道:“这戏台还没全数完工,定做的灯笼还没到呢!不过现在看来,明日就算是晚上唱戏也使得,我去把库里元宵用的灯笼都拿出来。”

叶修笑笑,点了点头,听这话看来是老夫人有心思看夜戏。叶修一边抬头瞧了瞧楼上窗户,隔得虽远,却也见二楼尽头开窗亮着灯,便伸手抱了个拳表示感谢。

楼上韩文清没料到叶修会抬头找自己,清了清嗓子退回了书房里头。

 

喻文州看看楼上那位,又看看刚又点上卷烟哼曲儿的叶修,摇了摇头,笑着轻声哼唱了一句:“无语沉吟,意如乱麻。”

-未完待续,请勿转载-

评论(2)
热度(39)
2018-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