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Lina

浩瑉,All葉。寫文是自娛自樂的產物,偶爾放一些供大家共樂,如有不喜,點×即可。不撕不吵,开开心心。

© 猫-Lina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 民国AU】惊梦(29)

青年将军韩文清 vs 昆曲名旦叶不修

前情回顾: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部分   第五部分   第六部分   第七部分    第八部分    第九部分    第十部分   第十一部分   第十二部分    第十三部分    第十四部分    第十五部分    第十六部分    第十七部分    第十八部分    第十九部分    第二十部分    第二十一部分     第二十二部分    第二十三部分    第二十四部分    第二十五部分    第二十六部分     第二十七部分    第二十八部分

本章提要:谁说韩将军戏份少~

-以下正文-

[锦衣香]

 

韩文清听闻白言飞的回报,嗯了一声,一旁的张新杰正将资料往牛皮纸资料袋里装,略微抬了抬眉毛。

韩文清忙完了手上的事,张新杰起身要走。

“新杰。”韩文清叫住了张新杰,“早上你让我派白言飞那家伙去,是让他吓唬人去的?”

张新杰也不否认,只说:“如若将军亲自出马,恐怕坏了名声。”

韩文清挥挥手。张新杰微微欠身,走了出去。

“一个个的……”韩文清嘀咕了一句,从桌上取了茶杯喝茶。

下人在门口喊了声:“老爷,老夫人请您用晚膳。”

 

餐桌上韩文清安静吃饭,老太太也没说话,只让人给韩文清多布些菜。韩文清的几个异母兄弟恰好来看望母亲,坐在下头,见母亲和长兄都不发话,只好闷头吃饭。

老太太用完了甜羹,对次子韩文明说道:“文明啊,下次过来带上孙儿我瞧瞧,有些时日没见他了。”

“是,母亲。”韩文明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韩文清,推了推眼镜,“前阵子小家伙长牙,哭闹得凶,所以不敢带来打扰母亲休息。”

“不妨不妨,这里天天都是他们穿着军装的来来往往,有个小子来哭哭闹闹,玩玩笑笑倒免得无趣。”老夫人笑笑。

这位二公子在韩文清继承了父亲军队之后,分家另住了。他虽是老夫人嫡亲的儿子,却不好舞刀弄剑,专心开厂挣钱。

“染厂最近生意可还好?”韩文清决心扯开话题。

“回大哥的话,之前那个德国师傅不愿意给配方,特地请了个上海师傅,倒是一个月内研究出了新配方,褪色的事总算是解决了。这次还特地给母亲和兄长带了些新布过来,做些贴身衣物。”韩文明如实回答,过了会儿又道,“大哥,小弟还想再开个银行,之前天天看德国人的脸色,现在这里又多了日本人的银行,小弟想着也要开一㸞国人自己的银行,解华商之苦。”

韩文清点点头:“嗯,自己小心为是。有什么要帮忙的只管去找张新杰。”这个弟弟是个好人,却也是个书呆子,让他去德国学军事,他自己去改了经济和机械,回国后让他进军队代理炮兵营营长,他推荐了个学弟,自己去开工厂了。虽说这弟弟十分别扭,但的的确确是个老实人,对于老太太的几个嫡子,韩文清十分照顾,几乎有求必应。

“是,大哥。”韩文明见韩文清答得爽快,安心笑了。

 

从餐桌上退下来时,老太太又和韩文明聊起了儿媳和孙子,提及了另几个兄弟姐妹,以及一众孙子外孙,说到过年时候一大家子真是热闹,马上中秋了,都得回来聚聚云云。韩文清再不懂人情,也听出来老太太这又是在旁敲侧击呢,只好推说军中有事,逃了出来。

老夫人虽是个开明之人,可看着韩文清的弟弟妹妹们都已成家立业,就他一个年近而立却连娶妻都没娶,连相亲都不愿去,不免着急。

韩文清附和了几句,找了个借口上楼换了衣服,叫人备车出门去了。

 

出了韩府,韩文清让司机一路往传习所开去,可开至半路,韩文清又摆摆手,让他去炮兵营去。

那勤务兵掉头将车往反方向开去。

炮兵营里,一个叫秦牧云的小将正带头在擦拭那一排新弄来的德国重炮,虽说武器禁运,但八仙过海,每位将军都各有各的门路弄到些好货。

秦牧云年纪不大,却是留过德,专门学过炮兵的,论起来他是韩文明的师弟。单论武器优劣,韩家军没甚优势,若论人数多寡,韩家军更显磕碜了。可韩家军旗下几位青年才俊,却都是十分难得。

韩文清和秦牧云聊了几句,两人均留过德,对枪械火炮都很熟悉,聊得十分热络,说到得意处秦牧云这个低调不多话的人居然手舞足蹈起来。此时,张新杰捧着文件走了过来,看见韩文清也在,愣了愣,道:“这么晚,军座怎么特意来了?”

张新杰在部下面前都会称韩文清一声军座,对此韩文清很是头痛,太过官僚。韩文清便随口答了句:“顺道过来看看。”

张新杰吃了晚饭不放心一群年轻人在这儿清点崭新的重炮,特意过来看看,结果却正瞧见了“顺道”来看看的韩文清。他拿着文件走过去:“账单明细今早请您过目了,我们的余款下个月初会跟着盐运的货款一起出去,经由漕运的门路,转出国去。”

韩文清点头,钱款的事情他一向信任张新杰,过了目,便让他去善后。

秦牧云继续凑过来和韩文清讨论火炮的优劣,一边抱怨说虽有钱也没处使,买不到好的家伙,都是捡人家用淘汰的。

韩文清伸手拍拍秦牧云的肩膀,对炮兵营的众人道,天色已晚,大家回去休息吧。

还沉浸在得到新炮的喜悦之中的炮兵营将东西入库,哼着小曲往外散去。韩文清和张新杰走在最后,问些军中详细。

“蒋中正下野后宁汉合流,咱们那位狗肉将军乐呵呵地去了陇海线对付西北军,消息说他打不出个所以然来,僵持在那里,却又不肯调我们上前线……”张新杰报告完了一些待处理的事项,转而说道。

“切。”韩文清不屑地嘀咕了一声,韩家军是此地本土的军队,算不得那位张将军一手带出来的心腹,那位大将军左右顾忌,既怕他做大,又怕他反水,甚至还碍于韩家军军备之优良,不舍得派了去当炮灰。

“咱们正好修整。”张新杰随口道。

韩文清点了点头,韩家军加入混战是早晚的事,避无可避,只是这位狗肉将军生性多疑,不肯用他,时机便迟迟不来,是福是祸都说不清。

 

第二日,韩文清一大早出现在了传习所里,张佳乐亲自用景泰蓝的三才碗给他上了杯好茶,然后告诉他叶老板和喻老板为了韩府的中秋堂会,带着没怎么登过台的几个孩子去城里“卖艺”练胆儿了。

韩文清说了句,不请自来失礼了,说完要走。

张佳乐却又请他少坐,问他天下局势如何。

韩文清叹了口气,心想这位张老板身在曹营心在汉,天天想的都是上战场啊。韩文清只好按照报纸上的论调,说山东中立,不参与战事,其实“山东之主”已带着兵在外头打了好几个月的仗了。

张佳乐信以为真,摇摇头,说了句:“可惜我最近还练了枪。”

韩文清一愣,还以为他说的是戏班里的银样镴枪头。

不料张佳乐自己却道:“孙大少爷留给我防身的枪。”居然是支手枪。

韩文清客套了几句,说军中实是有事。张佳乐明白,韩文清是看在叶修的面子上坐在此处和自己闲聊几句,再留就失礼了,便起身送客。

送走了韩文清,张佳乐立刻叫了几个小子,跟着自己到院子里开嗓踢腿,一群人在院子里走圆场。

院子里那十七八个小子或一身短打,或赤膊上阵,一时便热闹起来了。

司鼓师父笑着敲着鼓点,玩笑道:“所长这两日特别卖力啊!”

张佳乐无奈地笑笑:“且忙着呗,闲着更无聊!”

“没几天就中秋了……中元节倒没叫咱们去唱一曲……”

“鬼节唱什么戏啊?”张佳乐笑笑,中元节倒不是没戏可唱,而是那会儿韩文清不在,老夫人又病了,山东有自己的地方戏,当地乡绅没人会想着找他们堂会。

司鼓师父停下了鼓点,叹了句:“时间过得真快,我和那几位老兄弟都来了半年了!”

张佳乐也愣了愣,自己来这儿也大半年了,叶修在这儿都快一年了。

张佳乐冲着正在走神的几个小子走过去,一人给了个栗子:“你们一个个发什么愣?”

几个孩子嘟嘟嘴,显然是因为没带他们去城里,闹别扭呢。张佳乐心想,自己是不是对他们太好了?想当年自己可不敢对师父师兄这样闹别扭,是不是该对他们严厉些,免得一个个成了败家子儿。想着,张佳乐叹了口气,惜乎,凶不起来。

孩子们还在咿咿呀呀地唱着,张佳乐却自己坐到了一边,撑着脑袋,发愣。

“张老板这是在发什么愁?”并没跟出去“卖艺”的冯老师父走了过来,将手中的紫砂茶壶找地方放了下来,也没等张佳乐回答,转身对几个小子喊道,“你们几个哭丧个脸给谁看?两位师兄不带你们出去,是你们自己还不够格儿上台。你们几个师兄都是好说话的人,不骂你们几个,我是看不下去的,这里吃得好,穿得新,不要你们做活儿,只叫你们唱戏。可你们几个呢?成天懒懒散散,还做着上台成角儿的白日梦呢?你们问问你们几位师兄,哪个不是从小被师父骂着打着规整出来的?”

张佳乐听着冯老师父忽然说官话,笑笑。

“所长。”冯老师父给张佳乐面子,叫了声所长,“我带着他们练练眼神儿去?”

“好。”张佳乐点点头耷拉着脸,起身往里走,歪在床上。

张佳乐躺着看着挂在墙上的那柄剑,一柄漂亮的开过刃的好剑,孙哲平那小子特地送给他的礼物,他说这样的厚礼不好收下的,孙哲平却笑,不过一柄剑而已,也就你还当回事。这柄剑真的渐渐地不成一回事了,反倒是初上战场时候那支手枪成了更重要的物事。

张佳乐站在窗前,看到韩文清的车远远地停在转角那里,他低声地“哦”了一声。那一刻,他想着不如此刻便提着重剑去投军!也在同一时刻,楼下想起了一声清脆的喊声,从孙府带来的小豆子脆生生地叫了句:师兄,下楼来喝红豆汤。

-未完待续,请勿转载-

评论(1)
热度(50)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