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Lina

浩瑉,All葉。寫文是自娛自樂的產物,偶爾放一些供大家共樂,如有不喜,點×即可。不撕不吵,开开心心。

© 猫-Lina

Powered by LOFTER

【浩珉】奏鳴曲 第三樂章(2)

最近忙到飛起來…短暫一更
以下正文:


“你終於回來了!”
看見他眼角的微笑,我伸手去討要一個擁抱,這樣的擁抱,才讓我確定我已回到他的身邊。
“我回來了!”我希望我從來不曾離開。
“你從來都不曾離開!”他擁抱著,說,“你總在我身邊,和我一起……”
“這次,我不想離開……”我不能離開。
他微笑著,笑著的溫柔透過耳膜。他的笑聲是融入呼吸的香氣,是讓我只想做夢不願醒的唯一緣由!
我的手心滴答滴答地流著血,紅色的液體,混合著罪惡的粘稠,不是我的痛,也不是他的傷口。可那舊傷口,仿佛永遠都不會癒合的痛,汩汩地流著血。
我始終在尋找他的身影,在夢境中,在夢境外,突破時空的界限,思念失控,我淚流滿面,卻找不到忘了他的藉口。
“可是,你不能總是在做夢!”他笑著伸手撫過我的髮際,手指上紅色的火焰熊熊燃燒。
總是要醒來面對,沉睡,不是逃避的理由!
相擁而吻,只有在熱吻中我才可能感受到他的溫度。
如果,我不曾醒來。
如果,我不必醒來。

“我想要你陪我看日出……”
他笑著:“可是,這個世界,沒有太陽啊!”
連一絲光亮,都沒有!
“你離開這裡吧!再也不要回來了!”他笑著,擁抱著,“在這個世界迂迴,只是作繭自縛罷了!”
在這個世界里抱著你的影子,只是緣木求魚而已。
我只是想讓自己覺得,不曾和你分開!

離開,我就再也見不到他了!他總有一天會離開,消失不見,總有一天,連夢境都會支撐不住他的存在。
我該如何是好?

真想再和你合奏一曲啊……
不,即使在舞臺下仰望你,也很幸福!
……

“這次,你又睡了整整三天,我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希澈哥笑著,伸手來揉我的頭髮。
“嗯……”我無意識地應著,“今天是幾號?”
“你果然睡糊塗了!今天是6號啊!”
我匆忙地起身摸索著換了衣服。
看著我一陣忙碌,希澈哥不禁問道:“你要去哪裡?”
“今天有演奏會!”
“他們已經換人了!”
“我要去演奏會!”因為,他,在那裡等著我。

樂團的人像是看到了幽靈一般,緊張地看著我。
金色的音樂廳,觀眾擠滿了坐席。
“昌珉,聽說你病了,這場演出……”我推開了擋在我面前的團長和其餘樂手,直奔向舞臺,那鵝黃色的溫柔光環之中。
舞台下一陣騷動,還站在舞臺上的演奏者們冷冷地看著我,他們的眼神仿佛在斥責什麽,他們的嘴型告訴我,他們要我離開,離開這個金光閃耀的舞臺。

舞臺在瞬間昏暗,沒有了光彩,只有寧靜的鋼琴聲想起。
一束追光落到了琴師身上,崔始源在追光下安靜地笑著,手指繼續在琴鍵上舞動。
我聽到了希澈哥的喊叫聲:“沈昌珉,你給我下來,你瘋了嗎?”

沒有小提琴。
我說,沒有小提琴。

可是,沒有人理會我,鋼琴還是在兀自彈奏著熟悉的曲調,我想要與此和鉉,卻找不到小提琴。
“不是在這裡嗎?”
不是在這裡嗎?是啊,就在我的手裡,我的手心裡,握著Stradivari的左手忽然絲絲地生疼,如此疼痛,猶如刀子割在了手掌心。
樂曲響起的那一刻,我聽到了小提琴悠揚的聲音,不是我在演奏,我知道這聲音來自于何方,卻不知道我要去往何處。

繁華街肆,車來人往,我找不到我的聲音,找不到我的歸宿。



评论
热度(8)
2016-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