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Lina

浩瑉,All葉。寫文是自娛自樂的產物,偶爾放一些供大家共樂,如有不喜,點×即可。不撕不吵,开开心心。

© 猫-Lina

Powered by LOFTER

【浩珉】伏特加(8)-昌珉篇

 別扭CP繼續鬧別扭
繼續寂寞地更文

-昌珉-
 
就像他對於酒的執著,我對人的執著也如是。
 
見到政宇哥的時候,我正在吹頭髮,他見我就笑:“果然長大了!”
幾年不見……
他爲了諾珉宇和允浩哥拍桌子的樣子還歷歷在目。
“政宇哥!”
“上車吧,你不是要去實驗室嗎?還是之前那個吧?”他笑著,然後在車里開了重金屬的音樂。
他不知道我有多討厭那些嘈雜的音樂,但我還是沒有做聲。
他還是在微笑,和正模哥不一樣的微笑,那微笑里,令人不安。
他點燃了煙,看到我皺眉頭的樣子,他卻笑著說:“他真的把你寵壞了……”
他是故意的,故意在挑釁。
 
我搖下了車窗,卻沒有回答。
因為我無從回答。
 
他所堅持的,我所追求的,是完全不同的東西,誰也不必說服誰。
 
車里只剩下了沉默,沉默是可怕的東西。
我不懂爲什麽今天會忽然換了他來,平時都是我自己開車,或是伸手攔一輛出租車了事,是出了什麽事嗎?我不敢去問,我也從來沒有過問過那些事情。
電話在手裡忽然震動起來:“喂?”
“是我,政宇有沒有去接你?”
“有……”
“他有沒有一副臭臉嚇到你啊?”
“沒有……”
“哈哈哈哈!”他笑得好大聲,以至於坐在駕駛座上的政宇哥都回過頭來看著我。
“我要掛電話了!”
“別掛!再讓我聽你說會兒話!”他在電話那頭肆無忌憚地撒嬌,一定是身邊沒人……
我嗯了一聲,真的捨不得掛電話了……捨不得……原來是捨不得的心情!離開他,原來我是捨不得的!
 
他說想聽我的聲音,結果卻只是我一直在聽他說話,然後,像個受賞的小孩子,笑著。
他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說了很久……
“我想……”他欲言又止。
“我到了,挂了……”我掛斷了電話,然後心裡便空得什麽都不剩了。
 
沉默。
 
“還有5分鐘就到了。”政宇哥忽然開口道,“爲什麽你要離開他?”
這仿佛不是一個問題,他不希冀我的回答,他只是這樣歎息著,然後皺了皺眉頭:“傻瓜!”
他說的傻瓜是誰?我沒有問。
只是沉默著,看向窗外,距離離開,還有不到一周的時間。
就像是在倒計時,寢食難安,可我不能猶豫,我也沒有權利回頭。
決定是我做的,傷害了誰,我也要走下去……
 
外面下起了濛濛細雨,車在實驗室門口停了下來,他故意停在不起眼的轉角上,好不讓別人看到這輛車。
下車時候,政宇哥遞了雨傘給我。
我接過傘,正對上了政宇哥的眼神,他的眼神仿佛告訴我,背叛者會不得好死的……我下意識地背後發凉。
我苦笑著:“我大概一個小時就能出來。”
“我過會兒來接您,少爺……”
他很久沒有叫我少爺了。
我頭也不回地走進了實驗室,身上,還有他剛剛抽過的雪茄濃重的味道。
 
實驗室裡趙圭賢已經坐在無塵室里對著顯微鏡工作了,我沒有去打擾他,直接繞去了人事部。
因為事先已經有打過招呼,所有的手續都很簡單順利,沒有寒暄,只是填寫資料,然後敲章。
走出人事部的時候,看見趙圭賢正等在門口,身上還穿著防塵服。
“你怎麼穿著這個就出來了?”我笑著靠近他。
他卻推開了我:“你不是一個人走的?”
“有差嗎?”
“或許有,不過現在已經不重要了……崔瑉豪?”
“嗯!”
“總之,一路順風吧!我不去送你了,那天實驗室走不開!”他揮揮手。
“我知道了……”
“其實,我從來不知道你究竟是誰!”他皺著眉頭,然後探身過來抱住了我,“不管怎麼樣,一路保重,有空給我電話!別和化學天才在一起了就忘了我這個庸才啊!”
“別開玩笑了!”我笑著,輕拍他的肩膀。
我想和過去切斷聯繫,我不會和你聯繫了,我不想我的朋友一個個都身首異處……
 
在實驗室里晃了一圈,那些沒有生命的瓶瓶罐罐忽然也讓我多少有些眷戀,要離開了啊!從我離開校園的那一天,就在這個實驗室里埋頭苦幹,我固執己見,我怕我會變成和這個世界脫節的傻瓜,更怕……
 
跟政宇哥通了電話,然後走出了實驗室,外面還在下雨,我卻任由自己淋濕了頭髮。
政宇哥的車子又停在了轉角上,他撐著傘走了過來,我卻又獨自走進了雨里。
“跟我你耍什麽脾氣?”他忽然伸手來拉我,口氣已經完全失去了耐心,“我可沒有耐心像哄娃娃一樣地哄你!”
“我沒興趣和你爭執,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自己打車回家!”
他移了傘過來,自己淋在了雨里:“是警告,不是建議,離趙圭賢遠一點!如果你不想再害死一個的話!”
“我已經要離開這裡了……”
“啊……崔瑉豪的機票我已經幫他取消了,我會幫他在韓國找最好的研究所,所以,少爺可能要一個人去澳洲了……少爺在那邊的房子和研究所我也都聯繫好了,大哥不說,我就舉手之勞了,小孩子別做些無意義的事情!”
無意義,或許我的逃跑整個就是無意義的事情……
 
頹然地鑽進車裡,車廂里雖然彌漫著政宇哥抽過的雪茄的味道,可我的鼻腔里卻充斥著他習慣的那個藍色包裝的MILD SEVEN……
剛上車,政宇哥便給允浩哥去了電話:“少爺已經辦完手續了,我會把少爺安全送到家裡的!……我知道,難道你覺得我會欺負他啊?他伶牙俐齒的,我哪欺負得了他啊?哈哈哈哈!我知道,我有分寸……”
他掛斷電話的瞬間,回頭看了我一眼,然後笑笑,掛斷了電話。
“少爺,我送您回家……”
 
一路上,我們都沉默著,連一句客套寒暄都沒有。
所以,當槍戰發生的時候,我才明白,爲什麽今天他要鄭重其事地派政宇哥來接送。
“媽的,就知道那小子不會給我派點輕鬆的活兒!”他一邊念著,一邊把我摁到了車座地下,”沈昌珉,不想死的話過會兒我沒叫你起來的時候一直給我鉆那兒!別亂動!聽見沒有!”
周圍的人都驚恐地逃躲著,只有我,傻傻地愣住了。
“喂!你聽見沒有!老子不想爲了你搭上一條命!”
我失措地點點頭,聽著周圍一陣喊打喊殺的嘈雜。
“那臭小子怎麼知道今天有血光之災的?”他一邊開車在槍聲中穿梭,一邊碎碎念著。
不知爲什麽,我是木訥且平靜的,平靜得讓我自己都嚇了一跳,原來我對腥風血雨都已經習以為常了!
“媽的!”政宇哥忽然開罵,聽著越來越密集的槍聲,我知道情況變得更加危急了。
這就是他一直在的世界,他在這樣一個世界里,卻把我放在另一個世外桃源,我不知道他發生了什麽,或者說我不願意去知道。我害怕有一天睜開眼就會失去他,就像我失去了所有愛我的人一樣……
 
逃跑,想要逃開他的世界,可是……
 
諾珉宇的到來出乎了我們兩個人的預料,他的紅色機車很快被認出來。
他帶著幾個小弟的加入使得戰局急轉直下,很快來者便被清理了個乾淨。
在擊退了並不友善的來訪者后,珉宇哥笑著鑽進了車里:“姜政宇,你是不是太菜了一點,這麼幾個蝦兵蟹將都搞不定!”
“你覺得我有幾隻手!你的機車呢?”政宇哥長舒了一口氣。
“扔給其他弟兄送車行去了,擦了一點漆!”珉宇哥愜意地靠在了窗玻璃上,手上還有血腥的味道……
他回頭來看坐在後座上的我:“哎喲,這隻小奶貓長那麼大啦?”
貓……
“你幾年沒見他了?”政宇哥搖下了車窗,“五年?”
“嗯,五年了……”
“跟我一樣,鄭允浩好像怕我欺負他一樣……”
珉宇哥歎息了一聲:“連奶貓都長大了……政宇啊,我是不是老了?”
“你能不能不要那麼臭美……”政宇哥笑著,那種放鬆自然的微笑。
 
我始終沉默著,雖然沒有受一點傷,卻不知為何,疼痛無比!
 
車一路開回了公寓,公寓里空蕩蕩的。
“你們不回去嗎?”我轉身對跟進來的兩個人說道。
“少爺的身份暴露了,很不安全,我們還是等到大哥回來再走吧!”諾珉宇搶過話頭,說道。
“那我回房了……”
 
人生啊,總是一個人的人生……
 
無意識的收拾著行李,放進去的,又拿出來。
聽到外面有急促的敲門聲,忽然只想飛撲過去。
 
人生啊,我不想一個人走……
 

评论
热度(13)
2016-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