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Lina

浩瑉,All葉。寫文是自娛自樂的產物,偶爾放一些供大家共樂,如有不喜,點×即可。不撕不吵,开开心心。

© 猫-Lina

Powered by LOFTER

【浩珉】伏特加 (2) - 昌珉篇

附加三个没有放在关键词里的关键词:  #黑帮背景 #养成文 #猫

以下正文


-昌珉-

“嗯……我睡了多久?”他忽然睜開惺忪的睡眼。

“沒多久。”他總是睡不安穩。

“嗯!我要出去了,幫我打電話……算了,我自己來。你的腿沒有麻掉吧?”他笑著,伸手來揉我的腿,弄得我一陣酥麻。

拍開他的鹹豬手:“趕緊走吧!”

他俯身過來吻:“不想走!”

這樣的撒嬌,如果讓他那幫手下看到會不會嚇得下巴都掉到地上。

我笑著,笑他就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他的嘴裡有菸草的味道,我皺眉頭的樣子,讓他停止了動作。

“我走了!”他蹦蹦跳跳出門的樣子令人忍俊不禁。

 

可是笑著笑著,卻發現自己在哭……

就像見到他第一次的時候,那時的我也是這樣痛哭流涕,像個無助的孩子。

 

我的全身沾滿了血,雖然沒有一滴是我流的,可是,我還是害怕了,浸潤在血液中的記憶開了閘門,我只記得當時我在哭。

眼淚流在沾滿鮮血的雙手上,濕漉漉的。

他走過來,摟我在懷裡,於是我看不見那些械鬥,也看不見了血雨腥風。

當時,我也感受到了他的戰抖,事後,他卻總是嘲笑我涕淚肆流狼狽的樣子。

他每次嘲笑,我都不反駁,可是說得多了,我發了一次脾氣,他也就不再提那件事了……

那時的我明明只是路人甲乙丙丁,背著書包,走在放學的路上,偏偏遇上了黑幫械鬥,而那場黑幫械鬥鑄就了我們的相識,我有時候真不知該慶倖這樣認識了他,還是……

至少,不論是哪種心情,我從未後悔過認識他,從未。

可惜,他好像並不知道。

 

外面忽然下了雨,他說晚上有個聚會,不會過來了。

下意識地舒了一口氣,開了電視,釋放嘈雜的聲音。

 

深夜,我看著電腦屏幕上閃現的機票已出票的信息,歎息,然後關閉了一切聲音。

此時,門鈴聲響起。

想來總是他,可開了門才發現是希澈哥,匆匆地披了外套在身上,才把這位稀客請進了門。

“怎麼忽然想到來看我了?”胡亂地揉著還在滴水的頭髮。

“切,不想看到我啊!”他膩膩歪歪地靠過來,然後又狠狠地拍我的後腦勺。

“幹嗎打我……”

“臭小子,幹嗎忽然要離開?”

“想出去走走……”

“還回來嗎?”

“或許吧!”

“或許,或許你個屁啊!你小子存心討打!”他又狠狠地拍了我的後腦勺。

但我並不生氣。

“喝茶嗎?”

“不要茶,給我杯酒!”

“一身的酒氣,還喝什麽酒?”我靠在沙發上,繼續擦我的頭髮。

他起身來拿我手裡的毛巾,然後開始揉我的頭髮:”這隻小奶貓一下子就長大了呢!”

“嗯?”

“沒什麼,他說第一天看到你的時候,就覺得你像只小奶貓……”

“那時候的他自己不也是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

聽到了希澈哥嗤笑的聲音:”你還真喜歡抬杠他!我只是很詫異,爲什麽最後留在他身邊的居然會是你!”

我楞了一下,真的,忽然地大腦空白。

 

原來時過境遷,我們兩個性格不合的傢伙卻始終在一起。

始終……

此刻是終點?

 

我笑笑,看著他身邊的人變來變去,始終認為沒變的只有自己。可是,我也已經是另一個我了啊!

“今天我賴在這裡睡了!”

“不行!”

“為他守身如玉啊?”

“什麽亂七八糟的?沒那麼多被子給你蓋!”

“啊,原來你和他蓋一床被子的!”

我笑笑,沒再回答。

“居然沒反駁,真不像我們家小毒舌啊!”他放開了手,”誰跟你一塊兒走?”

“我一個人……”

“圭賢?還是瑉豪?”這傢伙的直覺有的時候真的很可怕。

“或許吧……”

“你知道他不喜歡他們……”

“他會怎樣?殺了他?我就沒幾個朋友,已經被他害死一個了,他還想怎樣?”

“還爲了那個事情沒法原諒他?”希澈哥,歎息著靠在了沙發上,”你知道這不是他的錯……”

“可畢竟結果如此……”

這次輪到他沉默了,然後,他笑著轉換了話題,笑著,說些有的沒的。

 

最後兩個人還是喝了酒,迷迷糊糊地只記得是正模來把希澈哥借走的,然後發生了什麽,竟沒了印象。

 

醒來的時候看見了他的臉,熟睡的樣子,臉蛋是紅撲撲的……

他是什麽時候來的?還睡得這樣安穩,這樣乖巧。

把他摟在懷裡,他掙扎著醒了過來。

“大清早就發情啊?”他迷糊著發出感慨。

“你不是說昨晚不來了嗎?”

“的確不是昨晚啊,我是今天凌晨來的!”他不無得意地笑著,像是蒙寵的小孩子,”幸好我來了,不然你和金希澈那傢伙大概要開始掀房頂了!你們倆不都號稱酒量很好嗎?怎麼都能喝得爛醉如泥呢?”

希澈哥是因為喝過酒才來的,所以容易醉,可我爲什麽就這樣醉了呢?

“你沒有空腹喝酒吧?”他大驚小怪地喊著。

“沒有,只是喝多了……”頭還是暈暈乎乎的,懶洋洋地靠在他的胸口。

“你果然是喝多了,不然怎麼會那麼主動?”他咯咯地笑著,胸口一起一伏。

這傢伙總是在笑,笑些什麽呀?

我伸手去摟他,他忽然地止住了笑,伸手來揉我的頭髮:”我們昌珉很少喝醉呢……不過喝醉了會說很多話……”

“很多話?”

“嗯……比如說鄭允浩你個混蛋,之類的……”他繼續笑著,胸口又開始起起伏伏。

“罵你混蛋你還那麼開心?”

“沒什麼,很久沒聽人這樣暢快淋漓地罵我了!”他笑著,然後伸手繼續揉我的頭髮。

“不要揉我頭髮,煩死了!”我狠狠地拍開他的手,卻還是舒服地膩在他的胸口。

一直這樣就好了,一直這樣,什麽都不要想。

我承認我是在借酒裝瘋,可,還是讓我瘋一會兒!

 

他身上有血的味道,明明沒有一絲傷口,卻還是沾著血的味道,刺鼻的濃腥!

 

或許是看見我在皺眉頭,他伸手過來捏我的鼻子:”我沒有殺人……”

是啊,你沒有,你從來沒有親手殺人而已!我想這樣反問他,卻沒能問出口。只是翻了個身,背靠著他。

“又不開心了?”他從背後抱過來,下意識地身體顫抖了一下,他仿佛感覺到了我的緊張,放開了手。聽到被子悉悉索索的聲音,然後是他用Zippo點煙的聲音。啪!火點燃了香煙的聲音,然後是菸草的味道彌散。我連他抽的哪個牌子都能聞得出來。

 

爲什麽我要那麼瞭解他呢?

 

翻了個身,卻被他滿是煙味的雙唇吻了個正著,他一臉占了便宜的得意的樣子。

“你幾歲啦!”

“我還年輕!”

“答非所問!”

看他掐滅了香煙,我下意識地準備開溜,卻還是被他摁在床上動彈不得。

“剛才誰埋怨我大清早發情的?現在是誰在大清早發情?”

“是你勾引我的!”

“我哪有?”強盜邏輯!

 

還是有血的味道,即使是濃烈的尼古丁香氣也不能掩蓋他身上血的味道。

 

吻。

 

這個吻綿長卻清冷,失卻了所有希冀,填不滿空虛的溝壑,我問他,爲什麽是我?他說,因為是你啊!

因為是我……

 

我是怎樣的存在?對於他而言,我究竟是怎樣的存在?

 

他溫柔地問可不可以,我習慣地點點頭。

被進入的時候還是透徹的疼痛,可身體好像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疼痛,被蒸騰的渴求包裹著的疼痛,披上了迷醉的外衣。

原來這麼多年以來,就連這疼痛都變成了習慣,裹挾著慾望。

 

他總是極盡溫柔,溫柔地問可不可以,溫柔地擁抱,溫柔地耳畔細語,溫柔得讓我忘了疼痛,溫柔得讓我越發陷入,卻更想逃離。

“你是不是真的要離開我?”他這樣問我。

離開?我究竟是怎樣的心情呢?

 

他站在窗邊抽煙,窗戶開了一條縫隙,有冷風嘶嘶地灌了進來。用被子裹緊了身體:”還不走?”

“嗯……”

看他掐滅了煙頭,然後關了窗戶,轉身過來居高臨下地看著我,微笑著:”我出門了!”

“快走吧!我今天還有實驗!”

“昌珉啊……”

那一聲呼喚沒有了下文,他轉身出門,聽到外面有人叫他“大哥”的聲音。

 

下午一直在公寓里收拾東西,實驗室里打了幾個電話過來,我也沒有接。

當我下意識地點了煙,忽然地發現我抽的香煙也變成了他喜歡的牌子,真是討厭的傢伙啊!根深蒂固地討厭!可是爲什麽還是捨不得?看著已經被塞滿的行李箱,有了要離開的實感!要離開了,離開這個我信任依賴憎恨和深愛了整整7年的他!


-TBC-

评论
热度(15)
2016-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