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Lina

浩瑉,All葉。寫文是自娛自樂的產物,偶爾放一些供大家共樂,如有不喜,點×即可。不撕不吵,开开心心。

© 猫-Lina

Powered by LOFTER

【珉浩】一醉不醒(完結篇) Chapter8-2

終於寫完了,沒時間捉蟲就發了……

當然,這篇必然是無比歡樂的HE。我要暫別歡脫文,回歸虐文的世界去了。

我故意不把這篇文章拉太長,一是上班狗沒時間,二是逗樂多了會有重複之嫌。這類甜文,戀愛雙方有十分甜蜜,作者寫七分,讀者能想象另三分那就是筆者的能耐了。我在碼字的路上路漫漫其修遠兮,感謝所有點讚的孩子們,多謝!



以下正文:


從那天起,沈昌珉便和金希澈以及被金希澈拉來的壯丁金強仁三人輪流照顧行動不便的鄭允浩。金希澈和金強仁負責白天,白天要上班的沈昌珉負責下班后的時間。

自從人清醒之後,鄭允浩又做了一大堆的檢查,幸而沒有什麼大問題,腦震蕩也好了,沒留後遺症。

肋骨斷掉的某人喝了三天稀飯之後,終於被醫生准許正常飲食。鄭允浩如蒙大赦,恢復了該吃吃該喝喝的快活日子,只是肋骨斷掉的某人,既不能打石膏,也不能開膛破肚接骨,只能躺著靜養,只苦了三個陪床的頂著黑眼圈忙裡忙外。

最為冤枉的金強仁,一邊扛著鄭允浩上下輪椅,一邊嘀咕:“我欠你的啊!”

“嘿嘿!”

“傻樣!你說那倆高富帥看上你什麼了?”

“嘿嘿!”

“別傻笑了……”強仁搖搖頭,“你是傻人有傻福吧!”

“就快好了,我今天能自己走路了!”其實鄭允浩堅持自己走路是因為白天沈昌珉不在,要兩位金某給自己端夜壺,這個實在是接受不了,於是第三天他就用蝸牛般的速度自己下床上洗手間了。幸好單人房里的洗手間離得近,可是沒走一個來回也能累出一身汗來。

看著那麼多人為自己忙裡忙外,鄭允浩決定趕緊好起來。

按沈昌珉的原話,鄭允浩是蟑螂的命,果然,從蘇醒後鄭允浩只花了短短一個星期被允許出院了。

雖然肋骨沒有完全長好,但慢慢地走路已經沒有問題了。

那天醫生通知他可以出院了,鄭某人傻乎乎地樂呵了半天。當天下午,鄭允浩就讓沈昌珉請半天假把自己接了出去。

“哎喲,終於回家了!”鄭允浩站在門口笑呵呵地伸了個懶腰,然後肋骨疼哇哇亂叫。沈昌珉白了他一眼,扶著他進門。

颱風好久不見鄭允浩,一臉興奮地衝刺過來,剛想撲過來和鄭允浩要好要好,就被沈昌瑉一腳踹飛了。

沈昌珉繼續扶著傷殘人士一步一移地走進了臥室。

“還是家裡好!”鄭允浩被沈昌珉扶到了床上,躺平,笑呵呵地看著天花板。

颱風可憐兮兮地跑到窗邊,看著鄭允浩。

“我已經好了!”鄭允浩也不知在對昌珉說還是對著颱風說,一邊順著颱風的毛,一邊絮叨著。

昌珉笑笑,轉身進了廚房。

晚上吃飯的時候,沈昌瑉給鄭允浩燉了一大鍋的骨頭湯,說是以形補形,多吃骨頭骨折好得快。

 

在沈昌珉的合理餵養下,半個月后鄭允浩胖了,皮膚也恢復了Q彈的狀態,長期沒曬太陽,連膚色都白皙了,只是挫傷留下的疤痕暫時還未消除,在胳膊上、背上略顯猙獰。同時,熬夜沒好好睡覺的沈昌珉,以及沒人陪著玩的颱風卻瘦了。鄭允浩看看沈昌珉,再看看颱風,不好意思地說:“這幾天真對不起你們!”

“誰和一隻狗‘我們’!”昌珉飛過去一個眼刀。

“最對不起的就是你……”鄭某人一臉真誠。

“喲,你居然會說這種話!”昌珉笑道,“那你付我誤工費!”

“呵呵!”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条。

“別打哈哈!你倒是該好好謝謝金希澈和他家那隻熊,他們和你非親非故的,還天天陪著你!尤其是某個壯丁!”

“那是那是!”對於金希澈和他那位,鄭允浩表示十分感恩,除了以身相許,什麼報答都可以奉上。

“你的修車鋪這一陣子泰民那小子幫你苦苦支撐著,還拉了他一個學長一起幫忙……你說你面子怎麼那麼大?”昌瑉一邊笑,一邊給殘障人士送上了一杯解膩的山楂茶。

“多謝!”允浩呵呵地笑著,“泰民是個好孩子。”

“嗯嗯,那麼好的孩子就被你荼毒了!”昌瑉哼哼了一聲,“警察叔叔在你熟睡的時候來找過你,金希澈替你搞定了,而且還有目擊證人,所以你不用煩心這個事情了。我說你怎麼那麼走運呢?”

“我就是那麼福星高照!”允浩嘿嘿笑著。

鄭允浩覺得自己平日裏果然積了點德,這樣大條的事情也被好好地擺平了。

 

次日,沈昌瑉下班回家的路上把他那頭已能夠扎辮子的頭髮剪成了幹練的板寸,雖說是板寸,天然卷的他還是頂了一頭小海螺。

窩在沙發裏啃玉米的鄭允浩見著他,哇哇亂叫:“你要當兵去啊,剪那麼短!”

“你不是說討厭我長頭髮?”昌瑉一邊掛大衣,一邊回答道。

“是嗎,我有嗎?”鄭允浩心想,我那好像只是一句腹誹,難道他能聽見我腦子裏的聲音?

昌瑉白了他一眼,心道,果然那會兒麻藥還沒過,腦子不清醒,自己說的都不記得了!可惜了飄逸的頭髮!

“你不喜歡?”昌珉隨口一問。

“還蠻好看的……”允浩伸手去摸,“手感也不錯!啊呀,我們昌珉怎麼瘦了……瘦了也好看……”說著,手指頭往昌珉胸口戳了戳。

昌珉切了一聲,伸手把鄭允浩遊走在自己臉上的手捉住:“別亂動彈!”

“幹嗎,頭還摸不得啦!”允浩嘟嘟嘴,“小氣!”

“嗯嗯,我小氣!你也可以剪剪頭髮了……”昌珉一邊伸手,一邊就把允浩的腦袋勾了過來。

“喂,我還是病號!”

“嗯,就接吻而已。”當然,說這種話的時候,一般都是撒謊。

等一個吻吻得鄭允浩頭腦發熱,身體也發熱的時候,他才意識到沈昌珉要做什麼:“喂喂喂!我真的是病號!”

“嗯嗯嗯,我真的只是接吻而已……”說著,濕熱的吻便一路探了下去,“你再亂動彈,我就不保證只是一個吻了啊!”

“哼,仗勢欺人!”

“用錯成語了,我現在是趁火打劫!”昌珉笑笑,把人安放在沙發上,繼續剛才的事,“再次警告,別亂動,不然我不保證不辦正事!”

鄭允浩聽聞,心想好漢不吃眼前虧,而且自己好像並沒有吃虧,便乖乖把腿打開。

不一會兒,鄭允浩的呼吸便急促起來,不得不說,沈昌珉的嘴上功夫了得。

待鄭允浩爽快了,沈昌珉一臉正義地看著鄭允浩,仿佛如果允浩不做點什麼就會鑄就大錯一般。眼神交戰三個回合,鄭允浩敗下陣來,表示排骨還沒長好,只能用手。沈昌珉笑笑,心說難道還要真槍實彈上?你的骨頭還要不要了?

鄭允浩身殘志堅,總算是猴著腰為昌珉服務完畢,一邊抽紙巾擦擦手,一邊嘟著嘴,心道欲求不滿,等身體好了一定要大戰三百回合!

 

-尾聲-

在傷癒後一個月,鄭允浩終於返回了日思夜想的修車行,順便看到了泰民小朋友的新男朋友。鄭允浩忽然感受到了金希澈那種嫁女兒的心態,唉聲嘆氣了一下午。

 

傷癒後半年,那個肇事司機才被判了刑。

肇事者在法庭上還順帶表白了一番:“如果我不是愛你,我就不會踩剎車了……”

聽得好脾氣的沈昌珉差點從位置上衝出去揍人,幸好金希澈衝得比他快,也幸好金強仁攔得比他們都快。

最終那廝被判了兩年,雖然覺得判刑有些輕,但從法院裏出來,鄭允浩、沈昌瑉、金希澈以及又被拖著來旁聽的金強仁幾乎同時舒了一口氣。

 

“我們回去了!”鄭允浩笑嘻嘻地跟兩位金先生道別,然後鑽進了車裏。

“系上安全帶!”沈昌瑉回頭教育道。

“是!”

“嗯嗯嗯……”沈昌瑉看他在磨洋工,最終還是自己伸手幫他系好了安全带。當然,這個動作引起路人一二側目。

“回家!”鄭允浩伸伸懶腰。

“誰說要回家的?”沈昌瑉撇撇嘴。

“不回家?去哪兒?”

等鄭允浩回過神來的時候,人已經在孤兒院停車庫了。

“你是說……”

“是!”

“哦也!”鄭允浩一聲歡呼,“那颱風怎麼辦?”

“養著啊!”

“那有了小朋友換大點的房子嗎?”

“換!前提是申請通過了!”昌瑉從包裏拿出一應俱全的文件,拖著鄭允浩往裏走。

“等等,不是應該先結婚再要小孩的嗎?”

“先上車後補票,當下流行趨勢。”

“那還結不結婚?”鄭允浩的提問未經大腦,直達嘴皮,說完反應過來,自己臉紅了。

“結!”沈昌瑉笑笑,能不結麼,這麼傻的傢伙,離了自己不得餓死!

“哦哦!你剛剛那句話算不算求婚?”

“是你跟我求婚的好不好?”昌瑉真想看看鄭允浩大腦的構造。

“切,今晚讓我在上面!”

“你覺得在孤兒院裏談論這個問題合適嗎?”

“不管,你不要避重就輕,轉移話題!”

“是你轉移的話題……”

“不管,你先答應我!”

“到院長辦公室了!”

“喂喂!”

 

-全文完-

 

 

從此以後,沈先生和鄭先生以及他們的baby和狗,過上了沒羞沒臊(誤!),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


评论(1)
热度(13)
2016-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