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Lina

浩瑉,All葉。寫文是自娛自樂的產物,偶爾放一些供大家共樂,如有不喜,點×即可。不撕不吵,开开心心。

© 猫-Lina

Powered by LOFTER

【珉浩】一醉不醒 (欢脱向)Chapter6-1

既然是中篇,已接近尾声啦!

以下正文


CHAPTER 6 FEVER

那日加班回家,沈昌珉發現鄭允浩已經躺在沙發上夢周公去了,無奈地把人扛進臥室,自己沖了澡,躺在了他身邊。
不想剛躺好,鄭允浩就囈語著翻了個身,順勢一手一腳想樹袋熊一樣環住了沈昌珉。昌珉一邊暗罵幹嗎在人家洗完澡的時候發騷,一邊伸手去推。這一推才發現,鄭允浩不是半夜發騷,而是發燒!
從沒有照顧病人經驗,且自己已經N年沒生過病的沈昌珉立刻慌了手腳。
發燒了,很燙!啊啊,對了,體溫計!

38.8℃!
“你發什麽燒?三歲的小孩子啊!吹個風就生病!”昌珉嘀咕著,把鄭允浩抱進了懷裡,飛車送了醫院。驗血檢查忙活了一通,這個小朋友累出了咽喉炎,上呼吸道感染,喉嚨紅得像西紅柿一樣。
把病號拖回家,昌珉取了藥片吼了一噪子:“吃藥!”
從未伺侯過別人吃藥的他只管往鄭允浩的嘴裡塞了進去。
喂下去的水灌得太快,迷迷糊糊的允浩立刻噴了他一身的水。
“啊啊啊!”潔癖程度雖然不深,可是這樣被噴了一身口水,沈昌珉還是不寒而慄。

喂了藥,沈昌珉卻還是不敢睡覺,生怕他出什麽事,腦子裡交疊著如下自問自答:是不是應該送醫院掛個水?不過好像沒那麼嚴重,既然醫生只開了點藥,應該沒大事!要拿酒精擦擦嗎?好像也不用。體溫現在多少?體溫計呢!
昌珉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又伸手去摸允浩的額頭。
剛吃下藥,哪有那麼快好的?昌珉自嘲地笑笑,然後抱著人,想要這樣支撐到早上,結果卻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他便看見允浩口水橫流地靠在自己胸口,睡得七仰八叉,怪不得有種鬼壓床的錯覺……
他伸手去摸允浩的額頭,退燒了。
謝天謝地!

允浩迷迷瞪瞪地睜開眼的時候,就看見沈昌珉一臉關切地看著自己,心說,自己沒做什麽令人感動的大事啊……
“你昨晚發燒了,自己都沒有發覺嗎?”沈昌珉伸手摸摸鄭允浩的頭髮,“你以前就這樣沒事兒發個燒?”
“我不怎麼發燒啊……”想著想著,允浩忽然記起自己那天修完N個大單到家,累趴了!洗了頭沒吹頭髮,就開了空調睡覺了……
“你自己說,是不是頭又沒吹?再累也不可以偷這個懶啊!”昌珉問道。
“啊!想起來了!你是怎麼喂我藥的?差點把我噎死!”鄭允浩嘟嘟嘴,扯開話題。他轉頭發現沈昌珉一臉鬱悶地看著自己,便撇撇嘴,不再說話,想伸手去抓床頭櫃上的水杯,卻被昌珉伸手阻止了。
“我去倒熱水!”
雖然口氣蠻橫了點,不過屁顛屁顛的樣子還是看得鄭允浩心花怒放,心說果然生病還是有優待的啊!鄭允浩對於這種被寵溺的感覺非常得瑟,喜上眉梢,開心得忘乎所以。
“今天不用去你那破修車鋪了!”端了水過來的沈昌珉惡狠狠地說道。
允浩心道,你想表現溫柔,就不能溫柔地說嗎?不過不自覺地,嘴角上揚了。
“你還有心思笑!”沈昌珉像對待小孩子一樣地拍了拍允浩的腦袋,“今天乖乖地呆在家裡!”
“啊?我這個發燒什麽是小事而已嘛!我現在已經退燒啦!”作勢就要下床。
“回去回去!反正就是不准出門,就這麼定了!我去上班了!你要是被我發現偷偷溜出去什麽的……”
“好好,我知道了!”允浩狡黠一笑,鉆回了被窩里。
沈昌珉看著他躺回去,才安心。但他心裡也明白,鄭允浩肯定是要溜出去的,一刻也閑不下來的勞碌命!
昌珉忽然很佩服那個素未謀面的鄭某人的前任男友,把鄭某人照顧得無微不至不說,還能容忍他這種白癡性格,喂飽他,哄好他,最後還被他一腳蹬了……
這些八卦是從李泰民那裡聽來的,但是李泰民作為外人卻完全不知道兩個人分手的原因,這倆模範夫夫莫名其妙地忽然就分手了。
誰都以為崔始源是回美國奔喪的,會很快回來的,結果,一去不複返。
鄭允浩只說是自己的錯,自己提出的分手,不過李泰民對此極度懷疑,卻又不好刨根問底人家的隱私,只好作罷。

沈昌珉很佩服自己無畏的精神,居然接手了這麼個麻煩的傢伙……

鄭允浩曾經開玩笑一般地問過沈昌珉到底是什麽時候喜歡上自己的,沈昌珉當時就回答說:“如果我說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喜歡你了,你信不信?”
“別開玩笑了!”鄭允浩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然後笑開了沒當回事。
“爲什麽不可能……”沈昌珉心想,你醉了,我又沒醉……
不過當時昌珉也沒高興跟他解釋,那傢伙聽一半過濾一半的!

這一天在公司里,沈昌瑉難得地魂不附體,開會也是左耳進右耳出,打個報表又忘了保存,倒杯咖啡卻全灑在了前臺妹妹的裙子上,總而言之,非常不正常!
“你發瘋啦?哪根筋不對了?”圭賢看著昌瑉又把文件發錯,終於低聲問道。
“沒什麼……”昌瑉搖了搖頭,一聲歎息。
中午休息的時候,他匆匆地跑了出去,一邊下樓,一邊給家裡打電話,結果,撥號聲嘟嘟嘟地想,始終沒人接。
那傢伙不會暈在家裡了吧?越想越擔心,進了車庫就開回家去。
到家的時候,卻發現家裡門沒關,浴室里卻傳來了嘩啦啦的水聲。
沙發上掛著允浩油膩膩的工作服。

“又去修車行了?”擰開了浴室的門,“大門也不鎖,浴室也不鎖……”
正在開浴室演唱會的允浩尷尬地看著他,然後把浴室的移門匆匆關上了。
“你唱歌也不難聽,不過沒我好聽。”白白擔心一場的昌瑉索性開始捉弄人來。
“你不用上班嗎?”
“你不用休息嗎?”
“我沒去修車行……”
“嗯……”昌瑉斜倚在門框上,隨意地點了點頭。
“真沒去!”匆匆結束了沖澡,某人毫無危機意識地打開移門衝了出來,卻被拿著浴巾的沈昌瑉逮個正著。
“退燒了?”
“當然當然,我的身體那是鋼筋鐵骨啊!”允浩呵呵笑著,奪了浴巾要跑,卻緊跟著被一個熱吻堵得結結實實。
“我還在發燒……”剛剛停下熱吻,允浩立刻找藉口開溜。
“嗯嗯!”昌瑉又點點頭,伸手去摸允浩的額頭,果然還有些燙,“吃藥了沒?”
“沒有……”
“真老實!”昌瑉邪魅地笑著。
“嘿嘿,我去吃藥!”允浩說著又想溜。
不過,此刻才想到逃生,已經來不及了。
“病號,配合一下!”
“我不要……”欲哭無淚啊,不不不,允浩純屬於咎由自取。
被逼到了淋浴室狹小的隔間里,靠在按摩花灑上背後傳來了一陣疼痛。昌瑉把那個到處躲的傢伙剝了浴巾,赤條條無牽掛,反過來按在了淋浴室的磨砂玻璃上。
“我是病人!”
“所以要配合治療!”沈昌瑉不緊不慢,手指已經快于嘴巴探了進去。
“不要讓我動用武力!”允浩垂死掙扎。
“嗯嗯!”又是那種慢悠悠不經意地回答,單打獨鬥未必會贏,不過昌瑉從來都不是強力派的,接著的一句話便輕鬆讓鄭允浩瞬間繳械投降,自動配合,沈昌瑉在他耳邊低聲道,“難道你不想?”
言簡意賅,一擊即中。
接著,鄭允浩想說的所有“可是”都被咽了回去,只剩下水霧彌漫之中急促的喘息聲。沈昌珉修長的手指在甬道里變換花樣,偏偏略過某些關鍵點。允浩一邊嬌喘,一邊不滿地哼哼。昌珉好整以瑕地看著他欲 求不滿的表情,繼續攻城略地。
允浩幾乎無意識地低呼一聲:快點嘛!
聲音柔得發膩,昌珉這才笑著說了聲好呀!然後緩緩進入。
允浩這才有些後悔,扭了扭身體。昌珉安慰地吻了他的後頸,開始動了起來。被溫柔的動作弄得興趣大起的允浩呻吟起來。這對昌珉無異于一劑興奮劑,動作幅度大了起來,加速運動。喉嚨痛的允浩被折騰得失了聲。
沉溺欲 河的二人,不知是誰撞到了花灑龍頭,溫水從花灑傾瀉下來。
庶民本性暴露的允浩立刻喊了一句:“你的西裝!”
“不管他!”昌瑉心想我太溫柔了是不是,你還有空管我的西裝?
“啊!你謀殺啊!”允浩吃痛地尖叫道。
“嗯嗯,如果做 愛也能殺人的話……”昌珉把人環在雙臂中,不留一點空隙。
他最愛這樣毫無間隙的親近,兩個人親昵的就像是一個人。
西裝筆挺的昌珉掰過允浩的臉去接吻,鄭允浩雖然眼神抗議了0.1秒,嘴角卻揚起了角度。誰不愛這帶著甜味的吻,似乎還飄著果香,淡淡的。
昌珉將允浩的手扣在梳粧檯上,又做了一次,被摁在下面的允浩呲牙咧嘴地罵著:“混蛋,你不用上班了啊!”
“我會說我去拜訪客戶了!”昌珉笑著,輕吻著允浩白皙的肩膀,果然有果香味。

結束的時候,沈昌珉除了被花灑沖濕了西裝,還算是衣冠齊整,而鄭允浩卻是一絲不掛的狀態,全身還被種滿了小草莓。
“你要我這種天氣穿高領啊!”一邊看著沈昌珉氣定神閑地換衣服,一邊碎碎念道。
昌珉沒有搭理他,繼續穿戴,穿完了衣服,又俯下身去親吻:“還在發燒……”
“都怪你!”
“嗯嗯,都怪我,是我的錯!你趕緊窩被窩里睡覺去!”反省了一下自己不該把發燒的病人摁在沒有取暖設備的浴室裡做了兩次,昌珉伸手去整理他的頭髮,幫他掖好被角,喂了藥,又倒了杯水放在床邊,才要準備離開公寓。
“我回來前你吃了什麽?”
“嗯?啊,吃了盒草莓……”
“誰給你的?”昌瑉披掛著外套,一邊問道。
“你怎麼知道不是我自己買的?”允浩嘟嘟嘴,被猜中了自己的庶民本質,他鬱悶地撇撇嘴,“希澈哥來看過我!”
“他是你閨蜜啊,發燒咳嗽都跟他報備!”昌瑉沒好氣地回道。
“你吃醋……”允浩笑得像隻狐狸,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昌瑉俯身去吻,吻得感冒人士大腦缺氧,他才起身拍拍衣服:“就是吃醋,怎麼了?有意見?”

昌瑉換了身西裝,走到玄關,邊穿鞋子,邊思考:和這個白癡在一起之後,自己也變得很奇怪,智力倒退了……體力倒是見長!
昌珉自嘲地笑著,在開往公司的途中點了一支煙,他勒令鄭允浩戒煙,自己也跟著把這東西戒了,不過難得破例一下吧!

記得那時隔著一條街,看著鄭允浩在夜幕中和那人相擁,他忽然很羡慕,那種不在乎外人眼光的擁抱,對他而言是最珍貴的東西。
所以想要讓他在自己身邊,在自己寂寞無助的時候可以擁抱,不必遮掩。

评论
热度(10)
2016-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