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Lina

浩瑉,All葉。寫文是自娛自樂的產物,偶爾放一些供大家共樂,如有不喜,點×即可。不撕不吵,开开心心。

© 猫-Lina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 民国AU】惊梦(20)

青年军阀韩文清 vs 昆曲名旦叶不修

前情回顾: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部分   第五部分   第六部分   第七部分    第八部分    第九部分    第十部分   第十一部分   第十二部分    第十三部分    第十四部分    第十五部分    第十六部分    第十七部分    第十八部分    第十九部分

本回提要:孙大少爷悟了。

以下正文:

[锦缠道]

 

姨老夫人的寿辰在六月初一,天气回暖,韩文清令人将戏台搭在院中。

叶修带着要上台的孩子提前一日抵达韩公馆,甫一进门,管家便笑脸相迎:“叶老板,好久没来坐坐了。”

“这不为了这群小猴子忙活吗?”叶修笑笑,指指身后一群孩子。

“都来了?”管家又问。

“都来了,韩大将军说不上台的也来见见世面,才带了来的。”喻文州在一旁解释道。

“喻老板客气了,客房早就收拾好了,就是挤了点儿。”管家依然是客客气气的,引着众人去了客房。

 

叶修、张佳乐和喻文州、冯老师父四人被分别安排了单人客房。

冯老师父原本不知内情,可看了几月,心里也有数,笑笑,念了句:“荣夸帝里,恩连戚畹,兄妹都乘天眷。”

喻文州也笑笑:“冯老,这是要改花脸末?”

“哇哈哈哈哈哈!”冯老师做花脸大笑状,推门进去,“好好歇会儿吧,明日还有一天戏呢。”

张佳乐没明白冯老的话中话,迷茫地看了眼叶修,叶修却笑道:“你去找孙大少爷吧,我去睡个午觉!”

叶修进了屋,往外看了眼,许是搭了戏台的缘由,总觉得那个院子里有些热闹,没太在意,急忙忙去找师弟们收拾行头去了。

“叶师兄怎么来了?这不有我呢么?”黄少天撸起袖子,正安排几个师弟收拾,“我都干了好几回了。”

边上正在帮忙的老司笛吴师父笑道:“我们以前戏班子里专门有箱头管这档子事呢,现在啊,还都得自己来……今时不同往日咯!”

“吴师父,昆戏这不还有咱们吗?”黄少天笑着安慰老人。

吴师父拿着手上的笛子,在黄少天脑袋上轻敲了一下:“就你话多,快去收拾吧。”

叶修看着直笑,见喻文州在远处向黄少天招手,便道:“你师兄找你呢,去吧!这里我看着。”

叶修亲自挽袖子帮忙,一边和几位老师父聊了起来,一时聊到了十几年前,昆戏还盛行的时候,几位著名老板的风采如何如何。说得兴起,叶修也附和了几句。

“叶老板年纪不大,见识却不少啊!”三弦师父孔师傅笑道,一边又调了调弦。

“哪里哪里,我也就是四处走得多了。”叶修回头瞧见乔一帆把红娘的行头理了出来,熨平挂好,便笑道,“哟,小红娘,明儿给你加一出拷红吧?”

“啊?师兄,不是唱佳期么?”

叶修笑:“一帆,这不行啊,要点哪出,就能演哪出才行啊!”

乔一帆认认真真地点点头,应了句是。

叶修却笑成一团,几位乐器师父也都捂着嘴笑了起来。孔师父拨了几下三弦,调笑道:“咱们小一帆真是定了旦角罢,瞧瞧,这脸皮比姑娘还薄呐!”

叶修却道:“孔师父,你吓坏了他,明儿您唱红娘。”

孔师父大笑:“我倒是学过花脸!”

客房里笑声一片,却没人瞧见韩文清一身中山装站在走廊上,观望了一阵,却还是甩手走了。叶修再一回头,看廊上放着个戏中所用钿盒:“那是咱们那个吗?”

“不是啊,咱们那个没带来。”一个小师弟跑去取了来,“这瞧着是个旧的,却不是咱们的,又不演定情,要钿盒何用?好沉啊!”

“你们继续收拾吧。”叶修起身取了瞧,翻来覆去看了一回,打开了又合上了,笑着自言自语道,“总拿旧物送人,恐怕不是个傻子!”

院中戏台已备,叶修将钿盒收好,拉着恰走进来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下楼去。

“搭得比去年老夫人寿宴还大……”喻文州低叹道。

黄少天跟在后面环顾一圈,不禁道:“哟,这位大将军总算在他的院子里种了些花花草草。”

叶修定睛一看,这才发觉这光秃秃的院子里还真种了不少之前没见过的花草树木,怪不得看着没那么萧条,不禁失笑:“总算不是只有几棵枫树了。”

“只是这洋人的园林实在无趣,这灌木花草种得如此齐整……倒是有些像韩将军的军队列阵一般了。”喻文州说着,往后台去,瞧了瞧,啧啧两声,“连后台都搭得那么阔气。”

叶修撩开帘子,瞧了一眼:“还要拆的台子,搭得那么好,真是浪费!”

“叶师兄,刚刚六师兄跟我说的话作不作数?”黄少天悄悄走到叶修身边,问道。

“什么事?”叶修随口反问。

“就是以后不会再把我卖给别的戏班了呀。”黄少天的大眼睛扑棱棱地眨了眨。

“我们几时要卖你啊?”叶修笑道。

“切,你们不把我算在学徒里,还不让我干活儿,不就是要把我卖了?”黄少天想当然耳。

“去去去,胡思乱想什么!不算在学徒里是因为你年纪大了,让你当学徒不妥;不让你干活是因为你既然是师兄不是学徒,该学徒干的事就不该你来干!”叶修拿手上的折扇敲在他额头上,“你水斗练好了没有?明天上台要是出错,罚你没饭吃!”

“师兄,上台的事儿你放心!这不六师兄跟我解释了,我就明白了,再不乱想了。”黄少天又恢复了得意洋洋的样子。

叶修悄悄问喻文州:“他这几日闷闷不乐就为此事?”

喻文州笑着对叶修道:“正是。不过我也跟他讲了,不准单修武旦,要将旦角的唱腔也好好练起来。”

叶修大笑:“你还真能趁人之危。”

“活该,让他胡思乱想!平时心大如斗,这回竟然为了这等事闷闷不乐了好几日,恐怕真是从小被卖怕了,饿怕了。”喻文州转头对少天道,“少天,去叫师弟们都来,台上走一回。”

“知道!”黄少天兴冲冲,一溜烟跑没了影。

 

不一会儿,众人到齐,一一走台、清唱。台上忙碌,台下孙哲平双手环胸,坐在席内,手上折扇轻摇,江南园景恍惚如梦。锣罄轻敲,鼓点如雨,江南入暑,荼蘼压架时,鲜衣怒马少年时,意气风发豪迈意,虽是满身伤,却有谋国志,可惜大好年华时,不该自暴自弃,沉迷声色犬马,致使孙家军军务萧疏,才有后话,胞弟战死,祖父被害。

台上众人瞥见孙哲平在台下暗自抹泪,被喻文州示意噤声,一个个只好视若无睹,继续排演。

初夏时节,略微有些暑意,韩文清一身正装,坐到台下,见孙哲平将脸埋于双手之内,后背颤动,便伸手拍拍孙哲平的肩膀:“贤弟,何必自苦。”

孙哲平胡乱抹了把眼泪:“我他妈在你这儿憋屈了几个月,连教书先生都当了,你还不准我嚎两嗓子啊?!不仗义!忒不仗义了!”

接着,孙哲平索性爽快骂了一通,骂完了,从兜里取了块手帕,擤了鼻涕,深深叹了口气。

“骂完了?”韩文清淡淡道。

孙哲平顺了顺气,才悠悠说了句:“不过,我要是你,我也会和你做一样的决定。”

二人相视一笑,台上的叶修低声说了句:“可算是一笑泯恩仇了……”

“想了小半年,终于想通了。”喻文州也停下身段,笑道。

“你们怎么不唱了?”孙哲平抬头道,“你们两个离了孙家班就这样偷懒啊?”

叶修笑笑,没理会,对两边唱宫女的孩子道:“刚才那段你们两个虽是龙套,但不可松懈,台上你们一举一动,一个走神,台下的人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几个小孩点头称是。

叶修下了台,往孙哲平处走去:“这位孙先生,从今往后不用来我们这儿当教书匠了,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

“你让我忙什么?”孙哲平耸耸肩,却并未反驳,“这看了半天怎么没《惊梦》?明日不演《惊梦》?”

“你不是不喜欢《惊梦》么,说慢得牙痒痒。”叶修白了孙哲平一眼,顿了顿,“《惊梦》大轴,最后排演。大少爷,劳驾您看眼曲本行不?至少看一眼水牌啊,写得明明白白!”

“哦哦。”孙哲平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又看了眼韩文清,“哦哦哦。”

“怎么还插了一折《闻乐》?”韩文清看着曲本。

“老夫人传话亲点的。”叶修答道,“蟾宫仙乐,图个吉利嘛。”

“虽说老夫人不讲究,可寿宴上唱《惊变》,还真是心宽。”孙哲平凑过去看了眼曲单,“这回倒有了两折《长生殿》了?”

“都是老夫人点的,说上回惊变委实观之不足。”叶修忽然捏了嗓子,用春香的口吻说了最后几个字。

“这曲单子上真没几折热闹的。”孙哲平摇摇头,想起自家那位老爷子生前寿宴喜宴上最爱点些热闹的戏码,那时孙家班角色齐整,每次演到花果山的猴戏,就让班中十几个孩童扮成山中小猴,上蹿下跳,好不热闹。曲终时,老头子每每心情大好,令人散些果子,园中烟花齐放,下人们齐齐恭贺。那时他时常恍惚,孙家真是坐拥天下的帝王家。想至此,孙哲平长叹一声,起身往屋内走去。

叶修也叹了口气,坐在台下,对台上正准备《水斗》的黄少天和第一次上台饰演青蛇的卢瀚文说道:“你们俩第一次搭戏,瀚文的青蛇要跟着少天的白蛇走,两人呼吸配合要千万小心,这可不是独角戏啊!别只顾着自己耍得高兴!”

说罢,台上开演。叶修从口袋里摸了卷烟,点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这里的亮相快了,鼓点会跟着你们,但你们不可以跑太快。”

《水斗》排了两遍,叶修才点头,让两人下台休息去。

“这个小青蛇也是你发掘的?”韩文清问道。

“嘿,这个还真不是。”卢瀚文还小,本未定下行当。那日喻文州拉着这个不起眼的小孩子来找叶修,说让他给黄少天配个青蛇,叶修说喻文州你这书生哪懂武旦,不料喻文州看人的眼光的确还有些门道,这孩子性格长相的确跟黄少天颇有些神似之处,以前学过些京戏,身上有童子功,演练了一番,叶修就知道这的确是个武旦的料,如此,便花了一月时间让他们练下了这折《水斗》。

“韩将军,这院子比先前好看多了。”叶修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随后站起身来,掸了掸衣服。

韩文清见叶修起身,便问:“要排惊梦?”

“嗯,我也上去走一遍。”叶修点点头上台去了。

韩文清在戏台这闲晃了一上午就为等这一折,此时却被张新杰派来的人十万火急地请到军部去了。叶修拿好了折扇上台,发现台下空无一人,不由地“啊”了一声。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一曲《绕池游》起,叶修已成台上杜丽娘。

-未完待续,请勿转载-

评论(1)
热度(54)
2018-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