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Lina

浩瑉,All葉。寫文是自娛自樂的產物,偶爾放一些供大家共樂,如有不喜,點×即可。不撕不吵,开开心心。

© 猫-Lina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锦帆14+尾声

面冷心热将军韩 vs 恢复原状王爷叶

大结局了啊!

前情回顾: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叶修昏倒之后被一脸铁青的韩文清亲自送回后方,然后安文逸在韩文清要杀人的眼神之上帮叶修处理了伤口,然后说了句:“左手保住了。”

方锐等人和张佳乐留在战场上收拾残局,次日晌午才回到后方。

只见一脸想要吃人的表情的韩文清正盯着歪在虎皮塌上的王爷喝药。

方锐跟着叶修打了这大半年的仗,从没见过叶修用那么柔和的眼神看过谁,只觉得自己快瞎了,揉了揉双眼,肃穆道:“回禀王爷,此次共杀敌九万,俘虏四万,我军死伤过半。但幸而韩将军五千精兵汇入,还有三万生力军可以攻城。”

“休整三日,集结攻城!”叶修皱着眉头喝完了苦哈哈的药,转头对罗辑道,“上次让你造的器械都造好了?”

“都造好了!”罗辑拍胸脯道,过了会儿,又鼓起勇气道,“此役我军殊死杀敌,我等在后方深受鼓舞,却自恨无法拼死护卫王爷安危,无法亲手手刃仇敌,罗辑在此请求工兵千人上阵杀敌!”

叶修笑道:“你们造出神臂弩、攻城车就是杀敌,就是奇功!上战场的事不必再提了啊!我可不想折了你这样的奇才!”

罗辑苦着脸偃旗息鼓。

此时平时喜欢嘲笑罗辑上不了战场的包荣兴却上前安慰了几句,还说什么战场可没意思,会死人的,倒也像他会说的话粗鄙又善良,惹得站在一边的唐柔捂住嘴笑了起来。

 

叶修勉力支撑,安排好了一切,才让众将退下。众人让叶修好好休息,一一退出。韩文清和张佳乐被叶修留下说了几句话,最后也退了出来。

方锐守在帐外,见韩文清出来,便笑着点头示意,韩文清点了点头,大步流星地走了。方锐又见张佳乐跟着出来,嬉皮笑脸地凑上去打哈哈:“张大人,好久不见!”

张佳乐笑着应道:“方大人,好久不见。”

寒暄一番后,方锐打听了起来,才知道一个月前张新杰就联系上了叶修,叶修让他派了五千人跟上韩文清的五百勇士,以便支援。

“原来王爷早有打算。”方锐再次感慨叶修的老谋深算,又问,“你们家韩将军一直都是这样凶巴巴的?”

张佳乐又笑:“他呀……嗯嗯,一向如此!”说着大笑着走开了。

方锐一头雾水,也不好追问,便回了自己营帐。

 

韩文清待众人都回了营帐,又独自拿着个瓷瓶往叶修的营帐走去。

按君臣礼报了姓名,守备的小兵才让韩文清进去。

一进营帐,韩文清就被一鼻子的血腥味惹得皱起了眉头,看到安文逸正在给叶修拆绷带:“拆开绷带何为?”

“哦,文逸说未免感染,要拿烙铁烫一下。”叶修笑着说道。

韩文清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为什么联系张新杰,不找我?”

“你为了这个板着脸啊?”叶修视安文逸如无物,笑嘻嘻地对韩文清道。

韩文清瞥了眼正在拆绷带的安文逸,又凶巴巴地说道:“怎么让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

安文逸手上的动作迟疑了一下,这个韩将军虽是满口责备,却是满心关怀,赶紧耸耸肩,怯生生说了句:“烙铁烧红了……”

“必须要用烙铁?”韩文清又确认了一次。

安文逸咽了口唾沫:“是,为保住左手,这样最保险。”

韩文清皱着眉头看着安文逸,点头嗯了一声,上前从背后抱住了叶修。

叶修窘了个大红脸,却想想这一下的确会痛,便由他安住了身体,向安文逸点头示意。

安文逸只觉得自己一个不小心要是没烫好,肯定会被这位韩将军生吞活剥了,于是小心翼翼地提起了烙铁,对准了伤口按了下去。

叶修被高温灼得咬紧牙关,安文逸速战速决处理完了伤口。

韩文清见他手脚利索,倒也没发作,只掏出了瓷瓶,问安文逸道:“这药能用吗?”

安文逸接了瓶子过来闻了闻,点头道:“药是好药!今天刚烫了伤口,得等伤口止血,等明儿我来包扎换药的时候就可以用了。”

“好。”韩文清点了点头。

安文逸见状说了句:“小人先告退!”说罢,便低头溜了出去。

 

叶修被韩文清安放在榻上,吃痛地皱着眉头:“你也好走了。”

“刚见面就赶我走?”韩文清见四下无人,更是肆无忌惮,毫不掩饰怜惜之情,直勾勾地看着叶修。

“你别这样看着我。”叶修抬起右手遮住眼睛,笑道。

“三年不见你就没别的话说?”韩文清起身给叶修倒了杯茶。

“不喝茶了,我睡会儿就好。”叶修是真的累极,倒在韩文清怀里安心地睡着了。

而韩文清却看着叶修身上的旧伤新痕,深深地叹了口气。

 

叶修不过将养了三日,便帅军往潼关去。

叶修带伤,让韩文清全权指挥三军。韩文清也不客气,取了令牌虎符,安排起攻城详略。罗辑所造投石机与云梯让韩文清和张佳乐叹为观止,乔一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将,将攻城队指挥得井井有条;苏沐橙的弓弩营伤亡最少,很快便集结起来,重新清点了弓弩,补充了箭支;方锐虽是个嘴上不牢靠的人,但他的骑兵训练有素,灵活机变;安文逸年纪虽轻,经验不足,但关键时刻粮草安排十分得当。韩文清和张佳乐两人心下赞叹,叶修究竟是哪里聚集了这样一群奇人。

 

开战不久,潼关便被新造的攻城器敲开了城门。在韩文清的指挥下,诸军配合有序,将无心恋战的匈奴兵打得落花流水。

匈奴兵人数虽多,却散乱无章,一时不敌,退了又退。

 

叶修立刻下令,一鼓作气,直奔神京,另一方面也是担忧粮草不济。

叶修一边养伤,一边指挥,奇招迭出,打得匈奴军队叫苦不迭,匈奴“天王”在前线勉强支撑,西院大王却为了保存实力逃回了燕然山。

抵达神京后,几乎并未交战,汉人守将便投降了。

悲乎神京城春草木深,已非多年前繁华样。匈奴人撤兵前又洗劫了一遍,城内情状凄惨。叶修派人安抚,并将军粮熬了米糊,施粮救助。同时,向朝廷再发捷报,而这次的捷报,叶修却对韩家军前来助阵只字不提。

 

攻克神京之后,叶修命全军驻扎,清点人数、补给辎重。安文逸又苦着脸,问叶修粮草怎么办,叶修笑着让他跟着张佳乐一起去。

张佳乐一边骂苦差事都找我,一边还是带着安文逸去拜访了几位老臣。

叶修在被烧毁的皇宫边上找了个住处住下,看着宫殿旧址,心下凄凉。韩文清走了过去,看着叶修的背影,一言不发。

故城断壁残垣。

“那会儿,我几乎天天都拉你去校武场比武。”叶修忽然指着一处,说道,然后回头看着韩文清。

韩文清笑道:“那时你还能和我打个平手。”

“嗯嗯,现在疏于练习,恐怕打不过你了。”叶修坦然地笑笑,又指着一处,“那里原来是勾栏瓦舍,我还请了些西域奇人来,幻术、艳舞,倒也热闹。”

韩文清板着脸,没说话。

叶修哈哈地笑,然后视线转向烧得残破的皇宫:“我为了保命,做了十年的荒唐王爷,却换得个西逃的结局。本想在西域安度晚年了吧,中原却沦落成了这个样子。我带着这东拼西凑五六万人,绕了一圈,南下北上,兜兜转转,如今又回了这里……真是世道好轮回啊!”

韩文清依然沉默,等着叶修的下文。

“老韩啊,等我把匈奴人赶回燕南山。”叶修笑笑。

韩文清眼睛里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波澜,转而伸手,将叶修揽在怀里,看到了他胸口的红绳,轻轻扯了出来,叶修疗伤的时候他便知道那是他送给叶修的玉佩,此时从叶修身上摘下,还带着他的体温,却又是另一番心情。

韩文清将玉佩放在床头,俯身吻了上去。

不是三日未见,而是数载不知生死,重逢时,叶修还身负重伤,一脸憔悴,韩文清很是后悔让他回中原,不如就在西域当个土皇帝,乐得清净。可惜,他明白,叶修和自己都不是这种人。

叶修倒在床上的时候,尚未痊愈的胳膊疼了起来,皱起了眉头。

韩文清叹了口气,松开了手,把人安放在床上,和衣睡在了叶修身边。

“喂,不怕底下人笑话啊?”

“尽管说去!”韩文清没好气地回道。

叶修笑着伸出没伤的右手,摸了摸韩文清的头发:“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

 

休整筹粮了两个月,兴军又从神京出发了。半路,叶修接到各路藩镇军报,潜伏于冀州的王杰希已拿下青州、冀州,已在与兴军会师的路上;蜀郡肖时钦安抚了西南夷人,也组了支几千人的军队北上;于锋从滇国组了支南蛮军远涉而来;会稽的周泽楷平定了倭乱,留下了江波涛,带着孙翔由水路而上,前来支援;广州的喻文州、黄少天二人也在南海叶秋的财力支持下,长途跋涉,前来支援。

多支队伍陆续汇入兴军,加之北方有识之士提供粮草,联军支撑了整整一年有余,终于灭了匈奴主力,将匈奴大军打回燕南山后,加之朝廷有识之士楼冠宁、以及幕后的孙哲平等人努力,朝廷与乌桓、鲜卑交好,一时对匈奴形成了团围之势。

扬州朝廷也于半年前迁都到了洛阳,魏琛退出洛阳,带着伍晨前来一起打匈奴。

又半年过去,匈奴可汗“天王”病势,西院大王和东院大王为争王位,内耗起来。

就在中原联军意气奋发,誓要一举歼灭匈奴之时,叶修却收到了朝廷十二道军令,道道都是要他退回关内,收兵回京。朝廷甚至另派了两位将领,前来收回叶修的兵权。

 

韩文清站在叶修的营帐内,一年来,两人并肩作战,彷如少年时,意气风发,要重振叶氏江山,心无旁骛只为驱逐狄人。可惜,朝廷的态度却是越发暧昧不明。兴军自力更生,在朝廷眼里便是脱离钳制;兴军高歌猛进,在摄政王眼里就是功高震主;兴军集结藩王,在腐儒眼里无异于造反。这些叶修都明白,但必须先攘外!

看着又添白发的叶修,韩文清叹了口气:“朝廷怎么了?”

“唐老上个月去世了,不得善终……我还没告诉唐柔。”叶修答非所问。

韩文清却了然:“你对朝廷已经仁至义尽了,跟我回西域吧!”

叶修对于韩文清的老生常谈很是淡然,一年多来,叶修否定了无数次,这一刻,他却笑笑:“是啊,仁至义尽。”

韩文清知他对朝廷心灰意冷,便不再多劝,叶修心如明镜,多说无益。

 

叶修找联军中几位将领一一详谈。

喻文州看着叶修,说了句:“王爷,我等这就退回朔方,定守住北方门户。”说罢,带着还想说些什么的黄少天走出了营帐,不几日,便带兵回了朔方封地。

王杰希眯着眼睛思考了半日,也点了点头:“我退回冀州,定守住东北门户。”几日后,也带着几千人回了冀州。

周泽楷听完了并没说话,反倒是一向冲动的孙翔点了头:“希望我们的海船还没烂在青州。”周泽楷临走前难得地挤出一句话来:“王爷,万勿回洛阳!”

肖时钦和于锋结伴南下,临走前将手上几千亲兵留给了叶修,说是如果朝廷要收回兴军,这几千亲兵至少可以保住王爷性命。

 

叶修托楼冠宁等人在朝中周旋,终于将叶秋调回洛阳。孙哲平为了大局,也再次回到朝中为官,以平衡摄政王权势。

叶秋得到消息虽然嘴上骂,却也知道兄长独自北伐数年,所受苦楚非常人所能想象,此时他再一味自保,也忒没用了。于是,带着一家老小,带着叶秋的儿子回了洛阳。叶修在叶秋抵达洛阳之后收到了叶秋的信,大意是让他放心,一定想办法将叶家军保住,不让他们落入小人之手。

叶秋并非泛泛之辈,在南海时,结交了不少南方权贵,这次北上,凭南方世族支持,很快在朝廷站住了脚跟。到洛阳后不久,朝中便有不愿跟随摄政王,而倒戈向他这个皇叔祖的。

 

兴军那边,前来接收的是两个朝中新贵,摄政王心腹,那两人趾高气昂,完全不将出生入死的将士们放在眼里,等他们走进帅营时,却发现叶修已然挂帅印而去了,甚至连那几个副将、谋士、郡主都消失不见了,只有张佳乐笑嘻嘻地坐在营中,看着他们……

 

 

 

第十五回 已凉天气未寒时(尾声)

 

此时的叶修,早已西出阳关,身后跟着不肯再回中原的诸人。

叶修一边在溪水里洗手,一边环顾左右:“我说,你们都跟着我去西域干吗?”

“王爷,您这话没良心啊,老夫回去也是个死,不如去西域吃羊肉!”魏琛第一个抗议,举着羊腿挥了挥。

苏沐橙笑着道:“大哥,你别赖皮啊,你答应我哥要照顾我的!”

“我散漫惯了,再回去当官要憋屈死的!”方锐从魏琛手里接过半条羊腿,“我也情愿去西域吃羊肉!”

“王爷,我怕那帮西域老粗欺负你!更何况,我那小娘子还在西域呢!”包荣兴端着叶修的鼻烟壶,凑了上去。

“王爷,我已无家可归了。”唐柔眼神坚毅。叶修想想唐老不得善终,也是感慨,一时没法接茬。

此时安文逸走了过来,面无表情道:“想见见西域奇谋张新杰。”

罗辑也站起身来:“所有人都说我是神棍,只有王爷不疑,肯用我,我不跟着王爷跟着谁?”

腼腆的乔一帆鼓足勇气说道:“我也是。”

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看这几个老的老小的小,又转身对伍晨道:“那你呢?”

“我早已孑然一身,现朝廷……总之,我也要跟着王爷。”伍晨也是个不善言辞的,他一家老小悉数死在匈奴兵手里,朝廷又是乌烟瘴气,残害忠良,他自然也不愿留在洛阳。

 

韩文清安顿完了韩家军,回来正看见叶家军一个个在向叶修表忠心,强忍住笑意,走了过去。

 

“老韩啊,你说我留张佳乐一个人在兴军,会不会被欺负啊?”叶修见韩文清走了过去,转移话题道。

韩文清摇摇头:“他是听说大孙又出山了,自己硬要留下……随他去吧!”

叶修也摇摇头:“这是何苦!”

“你又是何苦!”韩文清也道。

韩文清虽是板着脸,但这几日来倒是心情颇好。兴军诸将也不是傻子,多少都明白自家王爷和这位将军的小九九,没人说破。

只是跟着韩文清的几个韩家军小将对韩将军一脸痴汉样实在是忍无可忍,主动请缨打猎去了,说要给满身是伤的王爷补补。

 

三个月后,韩文清终于带着五千韩家军和三千肖时钦和于锋留给叶修的亲兵回道了西域。

正如多年前一般,张新杰带着西域诸将列队相迎。不同的是这次叶修身后还跟着一群老老少少、男男女女。

一旁的小将宋奇英压低了声音问秦牧云:“这是王爷的家眷?”

秦牧云也茫然,却知道这不能是王爷的家眷,只摇摇头。

韩文清又把叶修安排到了原来的将军府,将他带来的一群人也都安排妥帖,才发现,有兴军那帮人在,自己和叶修难以亲近。

 

此时的朝廷怕叶修出走的事情引起民愤,索性说叶修战死沙场了,谥号“忠”字。在叶秋的安排下,叶修独子子承父业,接手了兴军。陈果虽然抱怨叶修没有带自己去西域,倒也乐于继续当兴军的资助者。

西域辗转得知朝廷散布的叶修已死的传言,众人付之一笑。

西域都护府重新向朝廷称臣,却臣而不供,韩文清这次是铁了心要当西域之主了。

 

兴军的众人在西域各自找到了活计——罗辑的各种巧妙器械,让张新杰赞叹不已,这家伙一身道袍,四处晃悠,还偷偷跑去西方诸国讨教制械技巧。

安文逸如愿以偿地拜了张新杰为师,西域都护府里两个布衣军师天天不着铠甲,在军营里晃来晃去,指点江山。

魏琛和伍晨领了守城的职,专管敦煌往来贸易,伍晨对汉狄交杂地方的治理倒有些经验,魏琛老谋深算,两人一文一武竟将西域贸易之路管理妥帖,为焦头烂额的张新杰分忧不少。

韩家军本无弓弩营和车兵,苏沐橙的到来为西域都护府牵起了一支弓弩军队,腼腆内敛的乔一帆也在西域建立起了车兵营,对阵外敌,大大减少了伤亡。

方锐带领骑兵虽不如西域诸将,但他有些“猥琐”的战术风格,却让一向严肃的韩家军多了些机变灵敏。

唐柔和包荣兴仍是先锋,这两人拼杀的冲劲,让风格剽悍的西域诸将都自叹弗如。

加之有了沉默寡言的莫凡,西域也不怕再和中原断了消息了。

 

此外,包荣兴又和他的西域小娘子见了面,两人又哭又笑,旁人哭笑不得。叶修索性让他单独建了个小院,自己住去了。

又过了一阵子,忽然有个叫杜明的人求见,说自己原是周泽楷副将,现在愿意追随西域军,守卫疆土。但众人很快就看出,他死乞白赖地进了唐柔所领敢死队,一副不得美人誓不罢休的样子。只有包荣兴不明所以,还问,唐柔不是男孩子吗?

 

看着众人都被安顿,而且一个个安然处之,叶修倒也十分欣慰。只是天天看着韩文清板着面孔,不高兴的样子,叶修有些莫名其妙。

“韩将军,你天天愁眉苦脸的干嘛?”叶修笑道。

“没什么!”韩文清依然没好气。

叶修依然莫名,耸耸肩,继续拿着鼻烟壶吸了吸。韩文清摇了摇头,这个鼻烟怕是戒不了了,加上魏琛那老货,成天出去给叶修收集鼻烟来,韩文清又不好对个老将发作。

一个个真是要把叶修宠上天了!

 

韩文清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西边乌孙国内乱,他派出了兴军旧部所有人去平乱。包荣兴心里藏不住事,念叨道:“芝麻大点事,还要我们全军出动……”

倒是方锐看得出眼色,笑道:“走走走,就当散散心!”便拉着众人离开了都护府。

 

将军府里总算清净了下来,韩文清心情颇好地去见叶修。

叶修无事一身轻地穿着布衣,坐在藤编躺椅上看着葡萄架发呆,捏着蒲扇自己使劲扇风。初秋的西域天清气朗,

“你这里还真是热。”叶修听见韩文清的脚步声,头也不回,说道。

“嗯。”韩文清笑笑,也窝到了藤椅上,“你这一身,就像葡萄园里的农夫。”

“挤不挤啊!”叶修心说韩大将军孩子气起来也幼稚无比。

韩文清没说话,把脸埋在叶修的右肩窝里。

“热不热啊!”叶修抗议道。

韩文清却自顾自说道:“这下你什么都不用操心了。”

“那是,本王连谥号都有了。”叶修说着不操心,却斜眼看了看早上张新杰送来的公文。

韩文清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吻上了薄唇:“那些公文也不要你管了。”

叶修看着韩文清这个老实人按捺不住好心情的样子,也笑了起来,伸手勾住了韩文清的脖子:“竖子不可教也!”

韩文清笑道:“末将虽笨,王爷这不被我带回西域了?”

葡萄架上藤蔓缠绕,葡萄架下恋人痴缠。

 

沙漠里的金秋已到,韩文清想着,是该新建一处宅邸了,没有兴军旧部来打扰的那种。

 

-全文完-

PS: 拖拖拉拉,其中断更一次,终于把这篇流水账写完了。

我会告诉你,我拉了个长篇的提纲,就写了个6万来字的中篇么。总之,大结局了,有没有番外,看我心情…… 全文刘皓最惨,只有他被我写死了……

接着,我去认真写点文了……然后,应该会有一个戏子叶的中短篇。

以上,看到这里的都是小天使~拜谢!

又PS:列一下参考书目

《全职高手》蝴蝶蓝(废话,全职的同人不参考全职参考啥)

《华丽血时代》梅毅

《中国古代兵器图册》刘旭(pdf版,说实话,冷兵器我没研究,全靠临时抱佛脚)

又又PS:一些设定

全文虽说时代是架空的,我也不可能高屋建瓴。我用的地图是西汉全盛时期的地图,冷兵器时代,火药还没用在军事上的时候。鼻烟壶是明朝才传入的,勾栏瓦舍基本是宋朝成形的,神臂弩也是宋朝才有的,全文摘了很多历史碎片为我所用。

叶修北伐的线路部分借鉴了南朝宋高祖刘裕北伐后秦的线路,不过刘裕是七路兴师,我让叶修一路军队北伐,而且线路更长,直到打下神京(其实按地理位置,这里设定的是西安)后,才让多路军队汇入。

“却月阵”也不是我发明的,原创者是刘裕大大,我稍加修改了而已。刘裕是我南北朝最欣赏的人物,偶像!

囚禁犯人的金墉城历史上真实存在过,晋朝末年软禁了很多皇亲国戚。

最后,为我最后一回写忘了的林敬言打call,老林,我记性不好,莫怪!

手写的乱糟糟战况图仅供参考,因为写的时候有调整。

评论(4)
热度(90)
2017-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