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Lina

浩瑉,All葉。寫文是自娛自樂的產物,偶爾放一些供大家共樂,如有不喜,點×即可。不撕不吵,开开心心。

© 猫-Lina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锦帆12

追妻困难将军韩 vs 王师北定王爷叶

本周4000字,我上周是不是说过战争描写快结束了,是的……快了……但不是这回……韩将军,你快点儿行不?

前情回顾: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以下正文:


第十二回 青衫匹马万人呼

 

叶修整兵之后,乘胜攻打洛阳,清除了洛阳城内外的匈奴兵。匈奴大军往长安退守。洛阳太守伍晨也是汉人,几年前为了不伤国人,投降了匈奴,此时见王师北来,并未反抗,便带着一城百姓归了朝廷。

伍晨行伍出身,见王师肃整,颇有安邦定国之势,便自愿跟着兴军北伐,恢复中华,跪在地上不愿起来。

叶修耳闻伍晨的战绩,知道他成名是因为他是个百步穿杨的小李广,但比起战功,叶修更欣赏他的是在神京被屠城之后,他却牺牲个人名节保了全城性命。他虽非良将,却是个治国良才,叶修安抚道:“伍大人忠君爱国之心小王绝无半点疑虑,只是王师方才收回洛阳、阳城两大重镇,这两个城池均为军事要镇、补给要道,比起前方厮杀,小王更需伍大人为我安定后方,粮草补给!小王还要在贵城继续招兵补充,还望伍大人留守洛阳,助小王一臂之力!”

叶修说得恳切,伍晨又是个心诚的实在人,见此状况,便同意继续留任洛阳太守。

同时,叶修拨了包括安文逸在内的一万将士,留守洛阳,派了魏琛守城,顺带养伤。

“老魏,洛阳、阳城一带的军务就交给你了!”

“老夫不过是受了点皮肉伤,王爷说得老夫命不久矣一般!”魏琛依然口无遮拦。

“文逸,记得补给不能断!”叶修又转头对安文逸道。

安文逸见粮草补给终于不是纵跃长江淮水了,倒是心安了不少,点头称遵命。

“洛阳城内现有七八千户匈奴人,当如何处置?”伍晨问道。

“若无异心,视如汉人。”叶修给了八个字。

 

叶修安排妥当,解散众将。只有之前支援不及时的乔一帆怯生生地留了下来:“王爷……”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叶修仰头喝了案上已放凉的茶水,“不过,你并不适合做先锋,有唐柔和包荣兴他们呢!”

乔一帆脸上满是失落,这话他也听王杰希说过,父兄皆是冲锋陷阵的大将,阵前对垒的先锋,只有自己连带兵驰援都没有做好,心下十分自责。再看着唐柔、包荣兴两人率领了轻兵营,作为前锋率先杀敌,苏沐橙有弓弩营远程射杀,新加入的方锐率领了骑兵营,罗辑和安文逸分管军械和粮草,连闷声不响的莫凡都领了支密探营,只有自己出征时留守,驰援时又贻误战机……

叶修翻了半天,找到了只剩了一丁点儿的鼻烟,深深吸了一口,看到乔一帆死死咬着下嘴唇的样子,又道:“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跟着一起出征吗?”

“因为我学艺未精?”

“又不是让你当木匠铁匠,技艺不是关键……”叶修笑道,“你缺的是果决。”叶修心里想的却是:“我不能负人所托!”王杰希那封信不是白写的。

乔一帆失落地看着叶修。

叶修看着乔一帆眼睛发红的样子,又于心不忍,走过去伸手犹如兄长一般地摸摸他的头,这孩子不过是个二八少年。

“你这次支援是不是中途被豫州军阀阻挠了?”叶修坐回主座。

“是。”乔一帆点头。

“你派人送了安文逸带粮草先行这是对的,但你为何会被拖延那么长时间?”叶修循循善诱。

“我……”乔一帆认真回想,才想起自己在豫州恐怕损兵折将,一路迂回。

“你迂回的路线选得对,但更好的办法是不迂回。”叶修摊开了羊皮地图,指着乔一帆的路线说道,“迂回对于保存军力的确是上上之选,可是你是要来驰援主力,助我围点打援,军机一旦延误,我这里可是五万将士的性命!”

乔一帆明白了叶修的意思点点头,自己根本就不该迂回,正面冲杀才对!他担忧地看着叶修,只怕被送回后方。

“我想让你留在洛阳,助魏琛一臂之力。”

乔一帆心道不妙,抬头看看叶修,血气上涌:“我不怕死!我要上阵杀敌!”

“我知道你不怕,我怕啊!”叶修看着柔柔弱弱的乔一帆一脸的誓为父兄报仇的表情,说道。

乔一帆愣怔地看着他。

“我受了王杰希所托,要我保你性命,我让你带兵驰援是因为朝中军中已无可托付之人,现如今此战已胜,你就安心在洛阳跟着魏老学学治军,跟着伍大人学学安邦吧!”叶修跟他实话实说。

乔一帆却是一脸的决然:“父兄死于匈奴之手,故国破于匈奴铁蹄,我怎能蜗居后方,苟且偷生?”

“小孩子家家,大道理不少!”叶修笑笑,叹了口气,“这样吧,我留你在洛阳怕你小子不服。你只要在洛阳招兵一万,并且练好了,你就带着你的一万人追上大部队。你可别带一万个新兵瓜子啊,训不好可不能追来!”

乔一帆眼睛发亮地看着叶修,郑重地点点头:“好!”

“一言为定!”

“是,王爷。”乔一帆终于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叶修攻下洛阳后,按规矩向朝廷写了捷报。然后便带兵沿水路一路西行,往长安而去。半路接到朝廷欲授九锡的圣旨。过了几日,又收到了唐老的私人信函,信上语意含糊地说了两件事:一是朝廷听说叶修已收复洛阳,收复长安在望,有一部分人怕叶修一人做大,已集结为一党,欲扶持太后残党兴事,虽被唐老压下,但小朝廷很不太平。二是幼帝生父生母在拉党结派,想要仿效先前太后摄政,干涉朝政,已联络了宫内几个大太监,天天在小皇帝耳边吹风,并且还提出即刻迁都洛阳,美其名曰安定民心。

叶修明白,朝廷上下对他都不放心,只怕他自立为帝,这九锡恐怕也是试探之意。

叶修立刻写了封表,言辞恳切地拒绝了皇帝赐予九锡的殊荣,说自己已是一字王,荣宠已在人上,万不敢再受九锡。洋洋洒洒写了千字,派人送回了扬州。

叶修把此事说于苏沐橙听,沐橙笑笑:“都这样,当初也怕我兄长做大,天天试探来试探去的,就怕他功高震主……可惜,他年纪轻轻就死在了战场上……”

叶修笑笑:“别胡思乱想了,等这场仗打完回去就给你觅个夫婿,省得你整天学这些打打杀杀。”

“兄长,为时晚矣。”苏沐橙继续笑,然后扯开了话题,“这是罗辑新做的神臂弩,说是威力强于大黄!”

叶修接过,见弓身长三尺有余,桑为身、檀为弰、钢为机、麻为弦,轻巧坚韧、机关巧妙,可由一人使用。

“试过吗?”

“可射两百四十余步,入榆木半箭。”苏沐橙颇为得意地笑道。

叶修知其厉害,笑道:“罗辑果是个怪才!这玩意儿总会有大用处!”

 

又约摸过了两月,天已冷了许多,也下过了初雪,乔一帆带着一万新兵兴冲冲地跟上了叶修。

叶修本想为难为难一帆,好让他知难而退,自己也全了朋友所托,不料这孩子是个死心眼,又有魏琛那个看热闹的家伙帮衬,竟然真的集齐万人而来,演练了一遍倒也不错。

叶修既无奈,又欣慰,将乔一帆及其万人新兵编入兴军,腾出空船来,一同西行。

 

水军颇为顺利地继续西行,粮草也由水路而来,倒是避免了没有水兵的匈奴人截断。只是很快,叶修发现案上多了不少匈奴士兵,他们一路跟随兴军西行,并不主动挑战,只是沿岸袭扰,有兵士站于甲板之上被射杀、有兵士上岸补给被暗害,匈奴此举迟滞了兴军西行。

兴军几次派人上岸清剿,可一旦上岸,这些匈奴人又消失不见了。

几位将领纷纷来找叶修抱怨,连一向平稳冷静的安文逸都哭丧着脸前来诉苦。

叶修心想如此下去不是办法,便悄悄找了罗辑。

“我需要战车百乘,何时能做出来?”叶修问道。

罗辑掐着手指算了算:“半月。”

“七日。”

“王爷,别为难小人啊!”罗辑善工事不善言辞,此时又在为一万新军造船,又在修建攻城利器,还在大批造神臂弩,现在又要加上战车,罗辑恨不得自己三头六臂。

“至多十日,军机为上!”叶修又安慰道,“我拨五百人助你造车!”

罗辑到底是个老实巴交的小道士,随即领命而去,点兵去了。谁知才过了九日,罗辑便来找叶修,说已按照叶修所说造好了百乘战车,每车可设十名士卒持锐、十名士卒持盾,攻守兼备。

叶修看了已造成的战车,满意地点点头。

过了两日,大军行至开阔地,叶修下令乔一帆率千人百乘,抢渡北岸,在距水百余步处布下弧形的阵,两头抱河,设下阵仗。方锐手握令旗,以备通知船上兴军。

匈奴见兴军登岸设阵,不敢贸然行动,叶修见他们迟疑,便笑笑派了苏沐橙、唐柔、包荣兴上阵。苏沐橙带兵张开大弩百张、神臂弩千张,上岸接应方锐。

匈奴人见兴军阵势已成,才匆忙忙地展开围攻。

苏沐橙先令弓箭手以软弓小箭射向匈奴。匈奴人不疑有诈,认为兴军并未派精锐上岸,分兵包围上来。

此时,方锐所帅骑兵飞奔而来,助战弩兵,苏沐橙这才让人改用神臂弩,神臂弩一弩数箭,一箭两百四十步,将匈奴兵牵在远处。

在苏沐橙的弓弩营强攻下,匈奴军强冲至战车周围时已死伤大半,这些匈奴兵又被战车中伸出的长枪刺杀,而车上厚盾防卫又令匈奴人难以攻下。

乔一帆按叶修所说,列弧形阵营如扇面,迎击面虽小,杀伤却大,登时匈奴骑兵如大雨倾泻,纷纷倒地,尸骨相累,堆积如山。而当匈奴主将意识到前方将士多已阵亡的时候,才匆匆鸣金,此时已然死伤大半。

兴军大获全胜,才笃定收兵。

 

乔一帆一脸兴奋地看着叶修,这是他打的第一个胜仗。

“王爷,您的新阵真是太巧妙了!”乔一帆笑得犹如孩童。

“不是我的阵法巧妙,是你指挥得当!”叶修笑道,乔一帆或许并非将才,却或许能成帅才。

“王爷过奖了。”乔一帆说着脸就红了。

“这么妙的阵法以后还能用吗?”方锐拍拍身上的灰,问道。

“匈奴刚失两城,心急火燎地,才会上我的当,以后哪个傻子看到我摆了这个阵还会往前冲的?”叶修笑着,吸了两口鼻烟。

苏沐橙刚好走进来,见叶修神情,就知他心情大好,便笑道:“这一仗真是赢得漂亮,我弓弩营竟然无人阵亡,只有几个轻伤!”

“匈奴那边太心急了,急着挡住我们去神京的去路。”叶修又吸了口鼻烟。

只见包荣兴和唐柔都不大高兴,便直接点名包荣兴:“包子,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没啥!”包子一昂头,“只要咱们赢了就行!”

“有些觉悟!孺子可教也!”叶修笑道。

众人也知道他和唐柔两个前锋如此大役没让他们上场,心里都不痛快,便也不嘲笑包子,反安慰了两句,叶修又安排了后续布防,这才散了。

 

匈奴此一役后主力退至神京外,全力守城。

 

此时,兴军以“却月阵”大退匈奴已传为佳话,传至了领兵东征的韩文清耳朵里。韩文清为西域安稳,只点了三千精锐、七千良马上路,而此时还在张掖与匈奴军队周旋,听说叶修不但没死,还以齐阵大破匈奴,十分高兴。

张佳乐捧着密函也笑道:“看来要加快进程了,不然何以在神京与兴军会师!”

韩文清脸上虽无表情,心里却犹如打翻了调味铺,五味杂陈,深蹙俊眉,一时不知是喜是悲,只点了点头:“不能再困在此地了!”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每回结尾闪现的韩将军,仿佛是个假男主~~哈哈哈!!)

评论(3)
热度(40)
2017-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