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Lina

浩瑉,All葉。寫文是自娛自樂的產物,偶爾放一些供大家共樂,如有不喜,點×即可。不撕不吵,开开心心。

© 猫-Lina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 微All叶】锦帆9

失联将军韩 vs 自力更生王爷叶 斗神(各种意义上的)要杀回来了!

本周憋了3000多个字,有点少,比没有好……(我对自己要求还真低)

前情回顾: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风萧萧兮易水寒

 

春节时,唐柔向叶修、陈果告假回家,叶修应允。送走了唐柔,陈果才匆忙置办了些年货,小操小办地过了个年。

年后,荆州五大世族邀请叶修到荆州走动走动,叶修不好推辞,便让陈果和唐柔都换了男装,跟自己一起去。

楼冠宁在荆州地界上大摆长龙,一路亲自迎接。接到江陵城内,又摆下了宴席接风。

“王爷,本当小人到临安拜会,无奈有些不便,劳王爷亲临。”楼冠宁将叶修一行人迎至堂内。

“不妨不妨!我也正好到处走走!”叶修笑笑。

“王爷,晚上摆了宴席,请了些荆州地面上相熟的朋友,还请王爷赏脸。”

叶修点点头:“一定一定。”

楼冠宁带着叶修参观宅院,支开旁人,半途在书房里引荐了荆州刺史和扬州刺史相见。叶修笑道:“还真给你请来了这两位。”

“拜见王爷!”两位刺史见到叶修走进书房,立刻行礼。

“不必不必,便服出行,不必多礼。”叶修赶紧扶起,“两位想必已经知道小王求见之意了。”

“王爷能有北定中原之心,微臣深感佩服!若能助王爷一臂之力,实乃微臣之福!”荆州刺史客套道。

“两位大人客气了!”叶修也寒暄了几句,才说了正题。

几人商量定,两位刺史便从侧门小轿离开。楼冠宁请叶修再在书房里少坐片刻。

不一会儿,叶修只见一身材高大壮硕之人走了进来。叶修定睛一看,竟是被“流放”的孙哲平。

两人相见,自是感慨万千,叶修落难时,孙哲平不顾伤病入朝为官,救他出火海,不料不过一两年工夫,却被人暗害流放南蛮。幸而楼冠宁等江南明士十分敬佩孙哲平,买通了押送的兵士,将他留在府中好生照看,不然孙哲平早死在流放途中了。

“王爷,若有用得上老夫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一定万死不辞!”孙哲平是个直来直往的人,说着说着便血气上涌,又骂了一遍误国的陶轩一党。

叶修安慰了几句,孙哲平说自己身份不便,不好陪席,便退下了。叶修这才又跟着楼冠宁回到正厅。

 

晚上宴席,叶修不便暴露身份,楼冠宁坐在主坐,自己则以行商的身份陪坐。到席者均是江南名门望族,楼冠宁一一介绍给叶修。酒过三巡,便有人絮叨,江南苦不堪言,土地被北方世族瓜分,税上加税,赋上加赋。一时热闹的场景不再,人人哀叹。

有一人听说叶修从京城而来,便以为他也是南渡世族,嘀嘀咕咕,骂骂咧咧。

陈果看不过去,便出面喝止,不料那人更加不依不饶,口出秽言。

唐柔也气不过,站起身来挡在二人面前,正要理论,却被一位温文尔雅的老者劝了下来:“二位,此处为楼大人所设宴席,我等不可造次!”

肇事者看了看那位老者,偃旗息鼓地退了回去。

那位老者向楼冠宁作了个揖,楼冠宁回了个大礼:“唐老,多谢解围。”

“举手之劳!”老人笑笑,转而看向唐柔,小声道,“闺女,如此装束,不成体统啊!”

唐柔却笑笑,柔声叫了声:“父亲。”

此时叶修才第一次得知唐柔是江南第一大世族唐氏嫡女,回头看了看陈果。不想陈果也是头回听说,张大了嘴巴,惊讶不已。

叶修笑着看看陈果,低声道:“你真不知道唐柔是唐书森的闺女?”

“王爷,我哪知道,我要知道还敢这样使唤她?”陈果面色沉重地叹了口气,自己小门小户,治军的辎重费用还是东拼西凑,魏老出一些,荆州大族帮衬一些,才勉强发得出军饷,不然那两万人都养不活。而那唐氏绝对是不世出的大家,江南哪个听到唐家不是敬畏三分。但这两年来,自己可是把唐柔当做小厮一般使唤啊,想来后怕。

席毕,唐老爷子随楼冠宁、叶修等人一起退到后厅。

此时没有外人,唐柔在正式以女子礼向父亲行礼。

唐书森猜到叶修身份,私下也和楼冠宁确认过,便以君臣礼向叶修行礼:“王爷,恕草民失迎之罪。”

“唐老何出此言。”叶修把人扶起来。

“王爷一路受苦了……”说着唐书森抹起泪来。

唐柔上前劝道:“父亲,我们这不要北伐了么?您别哭啊!”

唐书森哀叹一声:“你怎么跟个小子一样莽撞?”

寒暄了几句,劝了几句,唐书森方止住了泪。叶修知道唐书森是个明白人,便笑道:“还请老先生帮我!”

唐书森知其意,却有些为难,虽见叶修等人砥砺奋进,已有动心,但朝局仍如一盘散沙,要去整治朝纲,谈何容易?此时楼冠宁在一旁帮忙劝了几句,唐柔也帮衬了几句。唐书森想了很久,才道:“老夫本不愿出世,但王爷意欲北征,后方若无得力之人扶持,恐怕困难。老夫愿为王爷,为我朝江山一拼!”

当夜,几人将事情商量定了,才要散。唐书森又对叶修道:“王爷,小女有劳王爷多费心,她从小脾性像极了男子,老夫也没把她当女儿养,只是冲锋陷阵又是另一回事了。”

“唐老放心,我保令千金无碍!”叶修拍胸脯打了保票。

但唐书森客气地请了众人出去等候,只留了他和叶修二人,唐书森又道:“王爷,扬州之事老夫虽能勉强支撑几月,但若王爷征伐不利,后方补给未必能如我等之愿。南方世族多有袖手旁观者,北方世族立基未稳恐有不愿出手者。”

“老先生所担忧也是小王所担忧。”叶修点点头,“小王会请北方义军多筹军资,但后方扬州决不能再乱!还请老先生帮我度此难关!”

“王爷言重,老夫必当全力以赴,助王爷一臂之力!”唐书森又湿了眼眶,老泪纵横。

叶修劝慰了几句。

唐书森摆摆手:“多有失态,望王爷恕罪。”

“哪里的话。”叶修又宽慰了几句,将拟定的北征方案大略地说了说。

唐书森这才稍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又等了等,唐书森忽又小声道:“王爷,老夫听闻王爷曾有一妃,但前几年难产而殁……老夫有个不情之请,小女虽是男孩儿脾气,但内心善良、做事细腻,如不嫌弃,老夫愿将小女许于王爷。”

叶修愣了愣,一时语塞。

“唐柔本人何意?”叶修问道。

“王爷放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王爷有此意,我必能劝服小女。”唐书森道。

“唐老先生,容小王几日。”叶修不好当面回绝,只好拖延。

唐书森知他不肯,便不追问:“王爷若有难处,就当老夫没有提过这件事!此时提及此事的确是老夫考虑不周!万望王爷莫怪!”

“哪里的话?”叶修也客套了两句。

 

唐书森退出书房后,找到了唐柔,却未提及书房中所说之事,只是再三叮嘱她战场非同儿戏,千万要小心,不要一位拼杀,要知道自保。

唐柔一一应了。

三日后,唐柔跟着叶修他们回了临安。

 

清明之后,扬州发生了一件大事,陶轩多重赋税多种徭役,加之北方世族侵占南方世族的原有势力,双方矛盾终激化至不可调和,得罪了江南世族。荆州、扬州二州刺史联合逼宫,将陶轩赶出了朝廷。

两位刺史请叶修以皇叔祖的身份出来重掌朝政。

叶修收到两位刺史密报的时候,正和罗辑商量如何改进攻城云梯,接到了扬州来报,便淡淡笑了笑,然后转头对陈果道:“准备朝圣。”

陈果知道他的计谋成了,立刻笑着去取了给叶修新做的朝服。

 

时隔三年,叶修再一次身着朝服,踏入殿堂。只可惜,朝堂已不在神京,也全无繁华景象。

扬州小朝廷的宫殿多少有些残破,殿上用度多有些旧物。而叶修刚刚看过那收缴的陶轩私宅却极尽奢侈之能事,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五步一楼,十步一阁,颇有些阿房宫再现之感。反观此处朝堂的破败,叶修不由地摇了摇头。

小朝廷四方不朝,只有京城跟过来的一些老臣,以及荆州、扬州两位刺史,众臣对着叶修施礼,坐在殿上抱着三岁叶辰的小“太后”也战战兢兢地站起身来,施礼叫了声皇叔。

叶修摆摆手,在殿下立定,向幼帝行三跪九叩之礼,三呼万岁。

荆州、扬州两位刺史惊讶得互望了一眼,朝纲不稳、人心不定,皇室凋零、人才凋敝,此时若是身为一字并肩王的叶修振臂一呼,朝野上下谁人不服。只是现在看来,叶修宁可当这个皇叔祖,也不谋大位。荆、扬州刺史内心都以为叶修势必要挟天子以令诸侯,不料叶修在朝堂上却只求了一件事,即北伐。

叶修面对群臣慷慨陈词:“皇室之乱,非帝王无道,而是藩王争权、宫闱内乱,给了夷狄入侵之机。如今北地百姓饱受蹂躏,皆有奋起反击之志。此时若能北伐,江北豪杰定会闻风响应!一雪国耻!”[注2]

朝内有识之士纷纷附议,年幼的“太后”不得不当庭宣布委任叶修为征西将军,带兵北伐。

 

几日后,南方世族大家之首,唐书森入朝为相,辅佐幼主。陶太后宣布不再垂帘听政,返入后宫“颐养天年”。较于金墉城里的王氏,这位及笄之年的太后最终寿终正寝于后宫,已是大幸。而那位王氏太后在皇室南逃的时候,活活饿死在了金墉城,此乃题外话。

 

接到北伐旨意后不久,临安苏氏的独女,苏沐橙便换了身戎装,说要跟着叶修打仗。

苏家满门忠烈,却只剩了她一个女子,先帝念她家守疆有大功,便封了苏沐橙为郡主,叶修从小看着她长大,很是心疼她。虽然知道苏沐橙文韬武略不下男儿,但女子入军总不是常事。

奈何苏沐橙执意要杀匈奴,为父兄报仇,叶修拗不过她,便也让她女扮男装随军出征了。苏沐橙善于骑射,是个百步穿杨的好手,膂力不下普通男子。叶修便让她训练军中弓弩手,加强远攻。

 

一个月后,叶修奉旨北伐,两万兴军扩充至五万人集结在长江边等待渡江。

其实,匈奴大军早在大半年前逼近江北,幸而他们不知长江终年不冻,苦苦等候长江结冰无果,后又被连月阴雨阻挠,才一直没能渡江,随后匈奴王猝死,匈奴内乱,撤兵北还。汉人得以隔长江天险偏安。

叶修在临安整编,任命魏琛为军中侯、封临贺郡公,苏沐橙亦为军中侯带后军策应,唐柔、包荣兴为左右将军,安文逸、罗辑任领军校尉分管后勤补给以及工兵器械。而心心念念想上战场的乔一帆却被留在了后方,叶修让他跟着陈果一起筹粮。一帆虽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嘴上却什么都没说,只是认真地安排军粮去了。

三日后,正是吉日,叶修告辞诸公,带兵渡河北上。

 

大军开拔,叶修看着浩浩荡荡的人群,感叹:何时才能收复中原,何时才能联通西域呢?

 

 

[注2]这段话摘取自《晋书》祖逖(闻鸡起舞那朋友)劝诫当时东晋皇室出兵北伐的一段话:“晋室之乱,非上无道而下怨叛也。由籓王争权,自相诛灭,遂使戎狄乘隙,毒流中原。今遗黎既被残酷,人有奋击之志。大王诚能发威命将,使若逖等为 之统主,则郡国豪杰必因风向赴,沈弱之士欣于来苏,庶几国耻可雪,愿大王图之。” 



-未完待续-


话说,我真的是那种拉完大纲就觉得自己写完了的人……其实就是懒癌晚期~~

评论(2)
热度(42)
2017-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