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Lina

浩瑉,All葉。寫文是自娛自樂的產物,偶爾放一些供大家共樂,如有不喜,點×即可。不撕不吵,开开心心。

© 猫-Lina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 微All叶】锦帆6

闷骚将军韩 vs 落魄王爷叶

周一就更的周更,求表扬

上回说到,京城风云突变,叶修萌生返京之意,这一回韩叶二人告别在即,不需要做点什么重要的事么?

前文回顾

第一回

http://nana0735.lofter.com/post/1d823ac2_10209e71

第二回

http://nana0735.lofter.com/post/1d823ac2_103f3dc0

第三回

http://nana0735.lofter.com/post/1d823ac2_1055e4ba

第四回

http://nana0735.lofter.com/post/1d823ac2_106108b3

第五回

http://nana0735.lofter.com/post/1d823ac2_1087d9e0

以下正文:


第六回 独怆然而涕下

 

叶修做了个噩梦,梦见京城被一把大火烧尽,巍峨的宫殿着火焰中化为乌有,叶家王朝的百年基业也随之消散。这个梦太过真实,以至于当日叶修收到京城密报的时候,整个人愣在当场,浑身冰凉。

年仅十岁的皇帝,叶麟病倒了,病得蹊跷,却没人能查。叶麟病逝斗转直下,陶轩却秘而不宣。

匈奴屡次犯境,陶轩不战反而求和,甚至把名义上还是丞相的刘皓送去为质。

陶轩从巴蜀请了有意退隐的肖时钦过去。肖时钦绝非庸吏,对朝廷也忠心耿耿,有心匡扶社稷,甫一到任,便颁布了多道利民政策,多管齐下,想要一改萎靡之现状。奈何朝野上下风气糜烂,贪污腐化成性、卖官鬻爵成风,新政反成了那群贪官污吏搜刮民脂民膏的借口。而他练起的新兵,却在和匈奴一战之中化为乌有,究其原因竟是京城官宦子弟不肯及时出兵驰援。

京城乱,天下乱。四野不平,北方的蛮夷虎视眈眈。叶家王朝危如累卵!

叶修接到的密报上所呈之事已是两月前的旧闻了,只怕两月只能还有变故。

叶修夜不能寐,恨不得立刻插翅飞回京城去。

 

叶修虽无未卜先知之技,却有审时度势之能。他的担忧又一次成了现实。

 

是日午后,韩文清还未退下戎装,便大汗淋漓地冲进了叶修所在的西厢房。

叶修见他面色苍白,便知大事不妙,连问都不敢问,只怕听到噩耗。

韩文清踌躇半日,说了句:“出事了。”

北方匈奴铁蹄踏入中原,幼帝病重。陶轩却决议迁都南渡,弃京城与中原百姓不顾,想到江南偏安一隅。

“叶麟呢?”叶修皱眉问道,连他都没料到局势会如此斗转直下。

“可能已经病死途中了。”韩文清知道叶修看着叶麟长大,感情非同一般,看着叶修撕裂般的表情,感同身受。

“西域和朝廷已经断了联系了?”

“水路陆路都不通了……”韩文清摇摇头,“这些消息还是行走的商人带进来的。”

“什么时候的事情?!”

“说是一月前……”韩文清剑眉紧蹙。

叶修颓然倒在椅子上:“没想到这么快!”

韩文清明白,叶修要走了。他把整个叶氏王朝背在肩上,此时王室大难,国家大难,他不可能坐视不管。韩文清有些后悔把这些事情告诉了叶修,可若不告知他,自己就太自私了。看着叶修失魂落魄的脸,韩文清感到五内如焚。不知如何劝慰,韩文清只好一声长叹,泱泱中原大国,却成了如此残破行状!

 

叶修装作泰然,照样吃喝玩乐,只是脸上全无笑意。

两日后,叶修私下找了张新杰,问了他些西域的事务。张新杰一一作答。

答完了,张新杰忽然抬头看着叶修,问道:“王爷有什么要吩咐的,不妨直说。”

“没什么。”叶修摇摇头。

“京城动乱,此时王爷回京恐怕不妥。”张新杰忽道。

叶修笑笑:“本王知道。”

“西域现已成孤城,虽无天朝庇护,但有韩将军在,尚能偏安。”

叶修摆摆手:“他可以在这里做西域王,我不行。”

张新杰知道多说无益,告辞退出。走出去前,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王爷,小人会将近日西域要务整理,明日送来请王爷过目。”

“知道了……”叶修想,这或许是自己临走前唯一能为韩文清做的事了。

 

次日,张新杰果然写了长长几卷文书,和叶修商讨,一一在文书边备注。叶修的意见虽不是锦囊妙计,但多是经验之谈。张新杰退出的时候,说,韩将军会为王爷送行。

 

叶修一夜未能阖眼。

早上下人替他梳头的时候,告诉他,王爷,您一夜多了好些白发啊!

叶修皱了皱眉头,看看镜子里一绺白发,淡然地笑笑,然后起身出门跟韩文清去兵营点卯。他认真地环顾,那些熟悉的面容,一位位英气勃发的少年英雄,他只觉得所有人都知道他要离开了一般,每个人的眼神都变得关切。

韩文清问他要不要训话。叶修笑笑,摆手说不必。

韩文清还是召集了将领到帅部,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并不想隐瞒,便照实简述了中原局势,说明了叶修不日将离开西域,然后看着叶修等他发话。

叶修提起声音道:“小王奉圣旨巡视西域,一年来深受感动。西域诸将士气震天,苦守疆域,实为天朝肱骨!诸将离家数万里,小王深知诸位思乡之苦,然深陷蛮夷戎狄之境,时时危机,需刻刻谨慎。现母国临难,小王恐不能在此与诸位同舟。望诸将心系中原,安守西域,待王师北定之日,定有缘再见。”

西域这些将领的家人多已带到此地,为的就是安心在西域带兵,无牵无挂。但中原毕竟是故乡,一时一个个都感慨起来,气氛凝重。

叶修笑笑:“散了吧,天气炎热,都休息去吧!”

诸将不好多留,走出大殿,立刻悉悉索索地小声议论起来。

“王爷,今日练兵已结束了。”待所有人走远,韩文清看着失魂落魄的叶修,说道。

叶修抬头看看他,说了句:“出去走走吧。”

两人换下了戎装,仍旧骑马,往城外去。城外不远处就是大草甸,正直初秋,草叶苍黄。叶修骑着马,慢悠悠地在前面走。韩文清便不紧不慢地跟着。

“我就要回中原了。”叶修声音苦涩。

韩文清叹了口气:“知道了。”

韩文清这句知道了,让叶修心里五味陈杂。叶修自恃能说会道,从未在口舌之争中输给过韩文清,此时却找不出一句合适的话来。

“要我备一队人跟你去中原吗?”韩文清问道。

叶修摇摇头:“前途未卜……”

两人太过相熟,也说不出互相宽慰的话来,反而一路无话,只是顶着初秋的灼日,一路默默骑行。

两人在路边看到个茶肆,韩文清便叫叶修下马喝口水。

刚刚入秋,天气尚热。叶修翻身下马,将缰绳交到韩文清手里,坐进了茶肆里。茶博士送了凉茶上来,笑着应承着两位衣着光鲜的官人。

叶修将粗陶碗里的凉茶一饮而尽,韩文清系好了马,见他已喝尽了碗里的茶,不禁摇了摇头,走上前去坐了下来,低声道:“外头的东西怎么随便喝?”

“不怕。”叶修终于露出了两天以来的第一个微笑。

韩文清也喝自己碗里的凉茶,茶汤有些苦涩,惹得他皱起了眉头。

“吃惯了药就不觉得苦了。”叶修见他怕苦,笑道。

韩文清抹了抹嘴,顿了顿才道:“直接去江南吧,去叶秋那里!”

“叶秋那里偏安一隅,和在你这里有何不同!”叶修坚定地说道。

“何苦呢?”韩文清摇了摇头。

“你在这里安心当你的西北王吧!”叶修皱着眉头说道,“韩将军,你好好守住西北门户,守住这条商道,你千万千万不要来中原!”

韩文清怔怔地看着叶修,眉头拧到了一起。

 

两人喝完了茶,又骑上马,继续往外走去。

太阳西斜,韩文清见叶修仍无返回之意,便问道:“王爷是要一路走到阳关去吗?”

叶修停住了马,韩文清也牵住了马,停在他身边。叶修探了身子过去,在韩文清嘴上轻啄了一口,然后坐直了身体,策动了马。

“驾!”韩文清策马追了上去。

“此去无归期。”叶修回头淡淡道。

“我知道。”韩文清点点头,西域和中原的通路已被切断,南北相隔,叶修此去千难万险,局势动荡,性命堪忧,更遑论回到西域了。

初秋时节,午后的风都是暖煦的,两人下马步行。韩文清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一吻,叶修却只管走路,连话都不说,愁眉紧锁。

步行到一处破落、荒凉的城市。

韩文清说,那是几年前遭受旱灾而迁徙的部族留下的旧城,早已荒无人烟。

叶修皱着眉头走在前面,仿佛看到了京城的没落,终有一天会变成这样的荒凉。

韩文清走上前去,抱住叶修,伸手揉开了他眉心的皱纹。

“时间不早了,回去吧……”叶修话未说完,却被吻封住了嘴唇。

叶修轻哼了一声,作势要推,却推不开。直将叶修吻得脸红气短,韩文清才停了下来,满眼柔情地看着他。

叶修干咳了两声,想要掩饰自己的慌张:“韩将军!”

“王爷,末将以为末将的心意十年前已经说得明白了。”韩文清丝毫不让,“方才王爷的举动,末将可以认为,王爷和我,心意是相通的么?”

叶修没能挣开,放弃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十年前年轻将军身着黑色铠甲,站在自己面前,表明心迹,叶修虽有相同的心意,可身在帝王家,太多事情身不由己。韩文清黯然离开,驻守西陲十年。同一年,叶秋被冤离京,之后皇室风云变幻,这份深情终究还是深埋心底。

直到此时此刻,烽烟再起时,生离死别际,那份深埋的情意却破土而出,不求结果,只求此瞬相依。

韩文清拉着叶修进了空荡荡的石窟,岩壁上雕刻着精美的佛像,几年过去,除了积了厚厚的灰尘,毫无损伤,佛像上的细节鲜明,眼神灵动,仿佛在看着众生。

韩文清脱下外衣,铺在地上,抱着人倒了上去。

“一定要在佛祖面前?”叶修蹙眉道。

“我不信神佛。”韩文清道。

“我原本不信,可近来,却想要相信。”叶修叹了口气,却并不扭捏。

情之所致,亲吻愈发热烈,叶修是个洒脱的人,唯一不能洒脱的,只有两件事,一是国事,二是韩文清——此时的吻,都有了末世的苍凉。

“十年前,我应该带着你一起离开京城。”韩文清说着,伸手扯掉了叶修身上最后的一层亵衣。

叶修周身白皙如雪,只有背上遍布伤疤,韩文清心疼地抚过伤疤,叶修被那触感一激灵。

夕阳如火灼烧,从石窟的洞口,透了进去,照在一面的广目天王像上,佛像身缠的白蛇泛着粼粼的红光。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53)
2017-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