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Lina

浩瑉,All葉。寫文是自娛自樂的產物,偶爾放一些供大家共樂,如有不喜,點×即可。不撕不吵,开开心心。

© 猫-Lina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 微All叶】锦帆4

闷骚将军韩 vs 落魄王爷叶

周更的我,这次在周一就更新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上回说到孙小将铤而走险行刺叶、韩二人,结果被抓,此回且看叶政委给孙小将上思想教育课啊~~还有韩叶抵达西域了,甜蜜一阵子先~~

年代设定混乱,千万别考古~~

前文回顾

第一回 http://nana0735.lofter.com/post/1d823ac2_10209e71

第二回 http://nana0735.lofter.com/post/1d823ac2_103f3dc0

第三回 http://nana0735.lofter.com/post/1d823ac2_1055e4ba

以下正文


第四回 五花马,千金裘


叶修又被韩文清勒令平躺了两天。终于觉得伤势无碍,才去见了孙翔。

 

“老韩给你饭吃了吗?”叶修走到底舱,看到孙翔依然气鼓鼓地坐在角落里,低头却见被泼了一地的饭菜,叶修又笑,“哟,饿了两日还如此精神?”

“不需你惺惺作态,我既然落在你们手上,只求速死。”

“非也,你犯的是无召带兵上京的罪,这是谋反之罪,按律,要诛九族的。我不能动用私刑,只有请大理寺把你接去,听候皇上发落!”

“哼,现在哪来的皇上!”孙翔口不择言。

“啧啧啧……看你年幼,不与你计较,不然刚才那句话,我就当没听到过。”叶修牵痛了伤口,靠在了门上。

“小人!”孙翔骂道,“太后垂帘,太平盛世,你等小人却软禁太后,误国误民!”

叶修大笑:“东南有倭寇、北边有蒙军、西边有匈奴滋扰……反观朝廷,近十几年来内耗巨大,趋炎附势者吮痈舐痔,贪财好利者搜刮民脂,国库空虚,城外饿殍遍野,富贵人却挥金如土。不修栈道、不开运河,旱涝灾患频仍,年年赈灾款又去了哪里?徒有兵力却用来党争,这就是你所谓太平盛世?!”叶修淡淡道。

“我……”孙翔语塞,叶修嘴里的朝廷为何和姨母所说的朝廷相去甚远?

叶修顺了顺气,看着孙翔抓耳挠腮的样子,叹了口气。

“你既然有心于漠北抗敌,就说明你本不想和太后一党同流合污,陷于党争……”叶修不管他说什么,自顾自地往下说,“只可惜,你勇武有余,智谋不足。将是良将,却非帅才!”

“我怎么了!”孙翔争辩道。

“你在漠北与蒙古骑兵遭遇多少次?据我所知输多赢少,偶尔赢一两次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叶修娓娓道来,”你离开京城的几月里,在漠北毫无建树,还和已投靠我们的南蒙两部彻底闹僵,这就是孙将军的御敌之术、外交之道?”

孙翔急红了眼,却百口莫辩,他自认为运筹帷幄,在叶修眼里却成了一介武夫、莽夫,狠狠地用拳头砸了船舱,木屑扎进骨肉中,狰狞非常。

叶修摇了摇头:“你还想不想为国征战四方?”

“你说什么?”孙翔不解。

叶修笑笑:“跟你说话一点都不能有话外之意……如果你还想打仗,我修书一封推荐你去江南周泽楷那里,那也是个少年英才,与你年纪也相仿。他袭了父亲的江南统调,身边无人。现在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你可以助他剿倭。”

“哼!谁会信你!”孙翔瞪了叶修一眼。

“我不骗你。”叶修略笑笑,却不再多说,“《孙子兵法》开宗明义,‘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战场,并非逞一时之勇之地,你手上的万千军士,也不是公器私用的杀手,切记!”

说完,转身往外走去。

韩文清在外候着他,见他出来便问:“那小子如何说?”

“初生牛犊……”叶修笑笑,“罢了,就交给大孙他们处置吧!”

“你是说他不怕虎,还是说他牛脾气?”韩文清道。

“将军有空说笑,不如带我到附近喝个花酒啊?”叶修笑笑。

“这里不是京城……”韩文清笑着摇摇头,跟着叶修往船舱里走去。

 

三日后,叶韩一行人终于由水路转了陆路。而孙翔等人则转由地方官来的人接走,押送上京。

韩文清给叶修安排了马车,叶修想想千疮百孔的身体,也没推脱,坐进了车里。上车前,叶修第一次见着了包荣兴的波斯舞娘,果然是个尤物,想想包子还真是傻人有傻福,可叹可叹!

韩文清见他盯着舞娘看了又看,叹了又叹,便没好气地催促道:“请王爷上车。”

叶修哼了一声,笑着钻进了马车。

 

一路无话,出了关外,便是韩家军的地界了,张新杰提前安排的军队一出关就上来迎接王爷和将军,前后左右地护卫起来。

抵达都护府后,便有几位将军列阵相迎。

白言飞、秦牧云、郑乘风,以及小将宋奇英等人分列左右,抱拳道:“恭迎秦王,恭迎将军!”

两排人声如洪钟,吓了刚从车里钻出来的叶修一跳,他赶忙挥手致意,提起声音道:“有劳诸位将军!”

“王爷一路辛苦!”众人又齐声道,依然声音震天。

叶修这下没被吓到,笑呵呵地往后望去,列队齐整,治军严明,不由地赞叹地点点头。

叶修换了马,在韩文清的带领下阅了军,一路笑意盈盈。

“我们这里没有锦衣玉食。”回到将军府,韩文清说道,“但晚上我让他们宰了牛羊。”

叶修笑道:“如此说来,本王终于可以开荤了?”

“是。”韩文清点头。

叶修伸了个懒腰,笑道:“我看你这里真是不错,世外桃源!”

“打起仗来,王爷就不会这么说了。”

叶修笑笑,见案上放着蜜瓜,便说口渴。韩文清拿了蜜瓜递了过去。

“甜!比在京城吃到的还甜!你藏私啊,这么好的东西不进贡?”到了西域都护府的叶修像是变回了那个京城里的逍遥公孙,闲散王爷,嬉笑道。

“这么甜的蜜瓜进贡到京城,都烂成水了……”韩文清摇头,到底是个王爷。

“是了是了。”叶修点头,继续在府中闲逛。

包子肩扛手提,拿着叶修的行李跟在后面:“王爷,您的行李放哪儿?”

“哟,逃命还有行李?”

“那是。”包子傻笑。

叶修的要紧的印和文契都提前送去叶秋那里了,包子手里抱着的多是船队补给时,韩文清给他添置的衣物。

韩文清指了个亲兵,让他带着包子去了叶修的房间,自己带着叶修继续闲逛。

韩文清的将军府是韩父留下的旧宅,简朴到不忍卒赌。叶修一边逛,一边摇头:“要什么没什么,你怎么活下来的?”

韩文清道:“王爷需要些什么?”

“书房……”

“有啊!”韩文清道。

“就那几本书……”叶修摇摇头,还全是兵书,顿了顿,叶修又道,“厨房也没见着。”

“怎么会带王爷去庖厨所在……”韩文清摇摇头,没穷到炉灶都搭不起的地步啊!

叶修笑笑,终于被韩文清劝回屋休息去了。

 

韩文清离开西域数月,军政之务堆积如山,自然不得空休息,与众部议事至傍晚,竟连午饭也忘了吃。

“将军,时辰不早了,不如先用晚膳吧。”张新杰提醒道。

“好,诸位辛苦了。先吃饭吧!”韩文清站起身,拍了拍衣服,大步流星往外走。

 

所谓晚膳,被摆在了军营里,篝火周围架起了炉子,整只的羔羊被挂在炉上烧烤。

叶修被人请了出来,迷迷瞪瞪睡了一下午的他,眯缝着眼睛走到了烟雾缭绕的宴席之中。

“这就是你请我吃的晚宴啊?”叶修笑道。

“王爷上座。”韩文清指了指被摆在最高处的座位。

“离你们那么远啊?”叶修看着皱了皱眉头,“老韩,你做我边儿上吧!”说着,拉着韩文清的手,走了过去。

“这里还有几个特地赶来拜见王爷的羌族首领。”韩文清指了指几个身着异族服装的壮汉,说道。

“哦,诸位远道而来,多谢多谢!”叶修一拱手,几位首领也回礼。

韩文清递了柄匕首给叶修,低声道:“这里的规矩,请贵客下第一刀。你意思意思在那烤羊上面划一刀就行了。”

叶修起身,在距离自己最近的烤羊上面划了一刀,众人喝彩加好。

“各位敞开肚子享用!”叶修把刀递还给韩文清,看着肥美的羊肉流口水。

“新杰说王爷不宜一下子吃得太过肥腻,这些就够了。”韩文清端着切好的羊肉,放在叶修面前。

叶修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接过还没铺满盘子的肉,夹了一块放进嘴里。

几个月来青菜萝卜,好不容易吃了一口肉,感觉犹如龙髓凤涎一般,飘飘欲仙,可惜盘子里的肉实在是少,三两筷子便见了底。

下人见状端了蔬菜瓜果上来,摆满了叶修的桌子。

叶修很是不满地看看韩文清,韩文清正在和几位首领寒暄,趁他不备,叶修从韩文清的盘子里又夹了几口肉吃,这才满足地喝了口葡萄美酒,甜滋滋的真不错,再来一口……

 

“谁给王爷杯子里加的酒?”见到叶修醉倒,韩文清瞪着眼睛问了一圈。

一个亲兵颤颤巍巍地站了出来,被韩文清叫人拉下去打了顿屁股,那亲兵一脸冤枉,咱们兵营里,哪次吃饭不喝酒?不喝酒我给王爷杯子里装什么?马奶?呜呼,屁股疼!

那可怜的亲兵当然不会知道,这位王爷是出了名的不会喝酒。

米酒一碗、黄酒一杯、高粱酒一口,这样的酒量在韩家军众人眼里,简直惨不忍睹。更何况今天杯子里加的,可是西域美酒,葡萄佳酿啊!

韩文清令人将叶修送回府邸,自己则继续与人应酬。

羌人民风剽悍,斗酒赛马,摔跤比武,直闹到东方泛起鱼肚白。

地上篝火渐熄,天上明月将落。

 

叶修半梦半醒地睡了一夜,天刚蒙蒙亮时,变醒了过来,一睁眼便发现一身酒气的韩文清正和衣趴在自己的床边。

叶修心下叹息,原来是醉了,叹息归叹息,他还是叫人把醉得不省人事的韩文清搬回了自己房间,才起身洗漱。

虽喝的烂醉如泥,韩文清还是在卯时起床,去兵营点卯。

叶修有替天子巡视军营的名头,当天便被韩文清请到了军营。叶修见韩文清一脸疲倦,就知道他根本没睡好,便收起了想要笑话他的心思。

桌案上堆了公文无数,前一晚唯一未参加晚宴的张新杰精神奕奕地站在韩文清身边,跟韩文清讨论军务。叶修坐在上首,认真地听着,也不插话。

韩文清喝了几杯浓茶,才清醒了些,处理了一上午的军务,终于得空吃个午饭。

张新杰也退下用饭去了。

大厅里只剩下叶修和韩文清二人,叶修看着又变素的午饭,满脸的不满意。

“王爷怎么不动筷子?”韩文清道。

“怎么又是全素啊!”叶修抗议。

“王爷昨晚吃了两盘羊肉,把今日份也给吃掉了。”韩文清道。

“你你你,造反啊!”叶修气急。

“王爷说笑了。”韩文清不咸不淡,面无表情地说道。

“切!”叶修夹了一筷子胡瓜,寡淡无味,“盐呢?”

“放得少,盐多对伤口不好。”韩文清依然义正词严。

“哼!今儿晚上别趴我脚后跟,本王告你行刺啊!”叶修气呼呼地扒拉了两口饭,把一桌子蔬菜推到了一边。

而韩文清听了叶修的话,才猛然想起了前夜的造次,羞得老脸通红。

叶修见他脸红,才得意地拿了片蜜瓜,咬了一口,满嘴溢香,甜得发腻。

 

韩文清低头夹了片醋渍萝卜,被酸得皱起了眉头。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55)
2017-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