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Lina

浩瑉,All葉。寫文是自娛自樂的產物,偶爾放一些供大家共樂,如有不喜,點×即可。不撕不吵,开开心心。

© 猫-Lina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一片春愁(R18)

标题来自于一句诗:一片春愁待酒浇。

虽然严格意义上不算酒后乱XING……

不定期掉落的肉肉,写完这篇,R18系列要休息一下,为了更High的肉而休整~~也是为了……工作……

文中“老韩”“小韩”的梗来自于此幅条漫:http://maolipottersan.lofter.com/post/3bed44_10327da3

全文见文末链接


发现个小bug,小宋叫宋奇英,我全打了宋英奇,请自动忽略这个错误啊~~我对不起小宋……


以下文章开头:


【韩叶】一片春愁(R18)

 

世邀赛结束,叶修买了和张新杰同一班的机票,去了Q市。

张新杰刚下飞机,就见到自家队长亲迎,以他的心脏,瞬间明白了这是什么情况,赶紧看了看手表,说道:“我先回家放下行李,明天再进队。”

“去吧!”韩文清大手一挥。

于是叶修一人跟着韩文清上了他的SUV。

 

韩文清将车直接开回了霸图,他记得绕开粉丝,却忘了绕开队友,虽然时值夏休,还是有不少人等着参加世邀赛的几个霸图成员凯旋归来呢。孰料,他们队长只接回了国家队领队。

特地跑来给霸图二人接风的林敬言,看着自己队长拎着叶修的箱子,而叶修跟着一起走了过来,林敬言觉得自己的下巴已经脱臼了。

“韩……队……”秦牧云走上前去,打了声招呼。

“嗯!”韩文清站定,“张副队家里有事,回家了。张佳乐去B市了,过两天回来。叶领队说要来Q市吃海鲜……”

张新杰回家了,张佳乐去B市玩耍了,队长领着大魔王回来了!霸图的汉子们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恶意!

到底是林敬言老江湖,反正接风的饭店都订好了,善良的他觉得接叶修也是一样:“韩队,我都订好了XX酒店,过会儿给叶领队接风吧!”

秦牧云只想喝顿酒,赶紧附和:“是啊是啊!”

“不用了,我过会儿自己找个市场吃海鲜就好了!”叶修难得看到霸图汉子们的热情,下意识地推脱。

“不必了,你们自己去聚餐吧!”连韩文清都拒绝了!说好的队友爱呢!

“韩队,不要这样嘛,定金都付了,一起一起!”林敬言盛情相邀,这个老实人表情特别诚恳。

韩文清拿实在人最没办法,见盛情难却,勉强答应了,还替叶修答应了。

叶修忍着笑,心想,你们队里,还真是只有新杰心够脏啊!

 

叶修跟着众人走进了霸图,也没参观,熟门熟路地把行李放在了韩队屋里,然后跟着霸图汉子们走了出去。来迎接张新杰和张佳乐的霸气雄图会长夜渡寒潭也被拉了一起过去,一路腹诽,但又敢怒不敢言,只好用红一阵白一阵的尴尬表情死盯着叶修。

“哟,这个不是‘爱凑热闹’吗?”叶修看到夜渡寒潭,立刻笑道。

“呵呵。”夜渡寒潭挤了个难看的笑,默默地走到了队伍尾巴上,大神居然还记得我……不对,仇人!仇人!

韩文清压根没看到后面一群人曲折离奇的表情包,只顾拉着叶修说话。

苏黎世如何如何,新战术如何如何,决赛打得漂亮如何如何。两人聊着荣耀,就没完没了,后面跟着一群人目瞪口呆,切切切,就知道荣耀。

抵达饭店,霸图的汉子们围坐一圈,林敬言打开菜单开始点菜,完了又点了一圈酒。

宋英奇小朋友第一次参加聚餐,晃着手上的身份证,示意自己也可以喝酒了,高高兴兴地等着上菜。

结果却听到韩文清说:“小宋不准喝酒!”

于是,宋英奇撅着嘴看着服务员把他面前的酒杯拿走,拿了罐酸奶给他。

叶修见状,立刻叫住服务员:“也给我罐酸奶!”

“诶……这怎么行?!”秦牧云立刻阻止道,“前辈来都来了,不喝几杯怎么行?”

“他不会喝酒。”韩文清冷声道。

“队长,这就不对了啊!霸图哪次吃饭不喝酒!”秦牧云壮着胆子,说道,后面半句却缩了回去——哪次喝酒不喝倒。

开始上菜,餐桌很快就被堆满了。

“这顿饭你请客?”叶修看着韩文清,问道。

“嗯!”韩文清点了点头。

叶修便笑嘻嘻地伸了筷子,直接伸向螃蟹。而霸图的汉子们吃饭前先干三杯,虽然是啤酒,也看得滴酒不沾的叶修一愣一愣的,拍拍宋英奇的肩膀:“幸好没让你喝酒。”

而宋英奇居然认可地点了点头。等他们自己喝好了,便开始了花样敬酒。

“来我们Q市哪有不喝啤酒的?”郑乘风笑道,“我们这里水质好,啤酒也特别好!”说着,也举起酒杯,仰头一口喝干:“我干了,领队随意!”

叶修勉为其难地咪了一口啤酒。

“诶!这就对了!”林敬言大笑,“来来来,还没恭喜你率领国家队夺得世邀赛冠军,干了!”

接着一个个都是这句台词,“我干杯,你随意”。

“叶领队,我敬你。我干杯,你随意!”秦牧云笑道。

叶修无奈,又喝了一口面前的啤酒。

饭桌上气氛好,大家嘻嘻哈哈,叶修虽然是个老江湖,却也没能抵挡霸图七八条汉子的轮番敬酒。

再随意,叶修也已经不知不觉喝掉了一杯酒。

 

于是乎,一杯倒的叶修,就醉了。

 

“螃蟹,我要吃螃蟹!”叶修坐在椅子上撒娇,“螃蟹!”

韩文清给他夹了个螃蟹腿,放在他碗里。

叶修傻笑着拿筷子去夹蟹脚,筷子却完美避开了蟹脚,插进了倒着酸奶的杯子里。叶修皱着脸,如丧考妣。

韩文清叹了口气,将自己盘子里已经剥好的蟹脚塞进了叶修嘴里。

叶修笑着吧唧吧唧嘴:“好吃!”

说完,就见他倒在了韩文清肩上。

“我说了,他不会喝酒。”韩文清冷冷道,“我先送他回去。”

“哦哦,是是!”众人狗腿地点点头,看着韩文清抱起叶修,扬长而去。

“叶修是不是只喝了一杯啤酒?”秦牧云诧异地问。

坐在叶修身边的小宋,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怎么那么多年酒量毫无长进啊!”林敬言叹了口气。

“刚刚我们队长是不是温柔地把蟹脚塞进了叶领队嘴里?”有人问道。

“嗯!”

“然后把他公主抱带离现场了?”又有人问。

“嗯!”

林敬言忽然意识到什么地大喊一声:“啊呀!你们几个啊,都不准说出去,不然我杀你们灭口啊!”

老林虽然使的是流氓,平时为人却十分温润,此刻大家看他一脸认真在威胁人的样子,都忍住笑傻乎乎地点了点头。

 

另一边韩文清扛着烂醉如泥的叶修回到了宿舍,还没把人放下,叶修已经醒了。

“你装醉?”韩文清问道。

叶修双眼迷蒙:“你……你是谁?”

听他语意含糊,韩文清才确定,叶修是真醉了。

“放……放我下来……”叶修在韩文清怀里挣扎。

韩文清把人扔到了沙发上。于是叶修便眯着眼睛,笑着指指韩文清:“我知道了,你是老韩!”

“对对。你先睡吧!”韩文清耐着性子。

“哟,还有小韩……”叶修指指韩文清的下腹部,继续笑嘻嘻。

“闭嘴!”老韩脾气大、脸皮薄,直接羞成了大红脸。

“嗯……关公……哈哈哈哈!”叶修继续嬉闹,“来来来,唱个歌!”

韩文清觉得,那个喝醉了就睡的叶修真的挺好的。

叶修扯着嗓子唱了个曲不着调的歌,唱完了满眼水汽地看着韩文清:“哥唱得好不好?”

“你是谁哥啊!”韩文清走上前去,拍了拍叶修的脑袋。

叶修立刻摆出个哭唧唧的表情:“疼……”

疼?掸灰的程度,居然叫疼?韩文清叹了口气,又不好凶个醉鬼,现在跟他说理,岂不是对牛弹琴,想罢,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叶修。不看还好,一看就被那双雾蒙蒙的眼睛勾住了。

两人偷偷摸摸在一起不止一年,可惜聚少离多,除了牵手什么都没干过。韩文清觉得那么不直接的风格都不像自己了,应该向更深一步发展才对。

此刻,看着这醉意朦胧,烟波婉转的眼神,忽然就觉得整个宿舍都春意盎然了起来。



全文走链接

已更正了bug

http://wx4.sinaimg.cn/mw690/005tG8qUly1fgzqtapfgmj30c89i8npd.jpg

评论(19)
热度(291)
2017-06-27